人生若只如初见_第一百二十一章 生日波澜

清博大数据 2017/8/19 6:08:27 阅读:22

很快到了梅子的生日,秦东凯觉得梅子这段时间一直抑郁寡欢,串撮着王文丽和卫华给她过生日,希望能让她开心点。

在王文丽和卫华的絮叨下,梅子不好佛了她们的好意,生日这天晚上就与她们一起张罗着买了些吃的喝的,叫了几个关系好的同事、朋友、同学在宿舍里聚会。她也想趁机告诉大家她结婚了,怕以后大家知道了埋怨她。

梅子宿舍里,两张长条桌对在一起放在房子的正中间,上面摆放着吃的喝的,所有的人分坐在两边的床上和凳子上。

大家边吃边喝边玩着猜谜语、对对联、接成语,联诗词的游戏。因为梅子与秦东凯看的书多,大部分题都被他们赢了,有意无意间他们成了众人联手挤兑的对象。两人却配合默契,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见招拆招,常常博得满堂喝彩。

在一阵喧闹声中,王文丽和卫华小声嘀咕了一会儿,然后宣布现在的玩法太文气,准备换一些热闹的玩法,大家一致同意。

王文丽说:“不过,接下来的游戏要分成两组玩,梅子和秦东凯是我们中反应最快的人,他们两人一组,剩下人一组,互相出题,输的一方喝酒。”

王文丽是想给秦东凯和梅子制造机会,所以故意这样分组。其他人却是觉得好玩,也想为难这两个牛人,因此全部起哄赞同。

唯有亦步亦趋哭闹着非要跟随秦东凯来的苏菲面露不悦之色,搂住秦东凯的胳膊说:“我也要加入东凯这组。”

秦东凯脸色一变,冷冷地看着苏菲说:“客随主便。”伸手拉下她的手,还拍了拍被她拉过的衣服。

苏菲尴尬地放下手,望着秦东凯嘴一撇,泪水就蓄满了眼眶。但当她的脸转向大家时,白嫩如奶油般的瓜子脸上,纤长秀眉下那双灵动的黑眸已经隐去了泪花,换了张灿烂的笑脸,一副没事人似的。

梅子看着这样的苏菲,明白了这也不是个简单的角色。唇边勾起一抹笑意,看向她的目光中却含了几分怜悯,暗自感叹:“花虽美,可惜流水无情。”

王文丽一脸笑意地看着苏菲说:“你可以加入秦东凯他们一组,只是别后悔哦。”

苏菲只觉得王文丽面上的笑意格外刺眼,有些不怀好意,心中莫名地不安,却坚定地说:“我加入东凯他们组。”

大家通过猜拳确定了王文丽他们组先出题,王文丽得瑟地笑着说:“我开始出题啦,你们三人注意听,我的话音一落,你们必须回答,不允许停顿,如果停顿视为输了,输了喝酒。”

梅子他们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

王文丽伸出1个手指问:“这是几?”

他们迅速答:“1。”

她再伸出2个手指问:“这是几?”

他们迅速答:“2。”

当她伸出3个手指时,苏菲在心里腹诽道:“什么水平?问这么幼稚的问题。”

秦东凯和梅子却提高了警惕,知道问题绝对没有这么简单。

果然王文丽问出了“1+1等于几?”

她话音一落梅子和秦东凯同声答:“2。”苏菲却看着王文丽的手指答:“3”。

有人忍不住趴在旁边人的肩上低头闷笑,笑得直不起身子;不一会,所有的人都压着声音在笑;梅子也忍不住抿着嘴偷笑,那笑意直达眼底,好久没有看到梅子这样的笑容了,秦东凯看着梅子洋溢着欢乐的笑脸,开心地微笑着。

卫华早已经笑倒在王文丽的怀里,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

王文丽笑望着苏菲直摇头。

苏菲一怔,脸颊飞红,恼瞪了王文丽一眼,却无法发作,匆匆收回视线,懊恼地低下了头。

王文丽却挑挑眉闲闲地笑着说:“你们输了,喝酒吧。”

秦东凯举杯向王文丽意味深长地笑着遥遥一礼,仰头一口饮尽杯中酒,梅子也喝干了杯中的酒。

苏菲颇为不服气地端起杯中的酒饮尽,张嘴想说什么,梅子一看,怕她与王文丽掐起来,赶紧笑剜了王文丽一眼说:“现在是不是该我们组出题了?”

王文丽说:“是的。”

梅子看了看秦东凯,秦东凯笑对着她点了点头。

于是,她说:“现在假定我的杯子为1号杯,秦东凯的为2号杯,苏菲的为3号杯,当我敲1号杯时,你们要说‘忘’,我敲2号杯时你们要说‘情’,我敲3号杯时你们要说‘水’。这是测试你们的反映速度,有人说错就算你们组输了,要喝酒哦,记住规则没有?”

王文丽看了看梅子,沮丧地低下了头,知道输定了,做好了喝酒的准备,愿赌服输。

梅子顺序敲了几次后,王文丽他们以为她要打乱顺序了,都竖起耳朵高度戒备着,但梅子却没有打乱顺序,只是不停的敲自己的杯子,他们齐齐发出“忘,忘,忘,忘,汪,汪,汪,汪,汪……”的声音。

听到王文丽他们组发出小狗的叫声,苏菲“哈哈哈”的大笑起来。

王文丽他们顿时闭上了嘴,哑然沉默。恍然警醒,上当了,上梅子的当了,所有人面色一时青,一时红,然后怒瞪向梅子。

梅子却眨巴着眼睛促狭地看着他们,一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表情。

王文丽冷哼了一声,给了梅子一个算你狠,等着瞧的眼神。

喝完酒后,王文丽抹了一把嘴,撸了撸袖子,“嘿嘿嘿”地奸笑着说:“现在该我们组出题了吧,你们听好了。现在你们组玩两只小蜜蜂的游戏,一个人说两只小蜜蜂呀,飞到花丛中呀,然后说石头、剪子、布,另一个人听口令出手猜拳,猜赢的人就做出抠打输的人耳光状,左一下,右一下,同时口中发出‘啪、啪’两声,输的人则要顺手势摇头,作被打状,口喊‘啊、啊’;如果猜和了,就要做出亲嘴状还要发出‘叭、叭’声配音,动作及声音出错都算输!”

听完王文丽的话,苏菲跃跃欲试地抢着说:“我和东凯玩。”

王文丽斜睨着她笑着说:“你行吗?别一会被打成猪头了。”

卫华十分体贴地理了理梅子额前的碎发,笑眯眯地说:“我们想看梅子和秦东凯玩,他们两人玩的肯定精彩。”话音一落,其他人跟着起哄,同意梅子和秦东凯玩。

苏菲怨恨地看了眼王文丽和卫华,揣起茶杯喝了口茶,想缓解一下自己的怒意,却被茶呛着,咳嗽起来,瞬间咳得脸通红,大家全静静地看着她。

她一见咳地越发剧烈了,握着茶杯的手指渐渐发白,皓腕上的一个翡翠玉镯随着她的动作簌簌颤动,在日光灯映照下,碧绿欲滴,反射着刺眼的光芒。

正在这时,门被敲响,坐在门边的人拉开了门。

高大挺拔的蒋伯同穿着一身橄榄绿,带着满身的寒气立在门口,所有的人都讶异地看着他,弄不清楚状况。

他淡漠地扫了一眼屋里的人,对着梅子邪侫地一笑说:“老婆,生日快乐!知道我的车到的晚,也不等等我。”

闻言,所有的人倒吸了口凉气,目光齐刷刷地看向梅子。

梅子惊得脚下一个趔趄,差点摔倒,接着又被自己的口水呛的咳起来,旁边的秦东凯很自然的把水杯递到了她手中,并且伸手在她后背上轻轻拍着。

然后不悦地瞪着蒋伯同道:“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

梅子怔怔地立在原地,脑子里急速地思量着对策,听到秦东凯的话才清醒了几分,忙斥责蒋伯同道:“你来干什么?”

蒋伯同恨恨地盯了秦东凯一眼说:“老婆过生日,我哪有不来祝寿的道理。”一副委屈的表情看着梅子。

然后大步走向梅子,站到脸涨的通红的梅子身边后,拿出一个服装袋,旁若无人地掏出里面的衣服在梅子身上比划着说:“老婆,看看我送你的生日礼物喜欢吗?”

大家看到梅子身上精致性感的睡衣时,眼珠子都快骇下来了,这种比较隐私的衣服,在众人面前展示也太露骨了吧。

刹时,梅子的脸红的快滴出血来,有想掐死他的冲动。她一把抓下身上的睡衣,塞进他怀里,拉下脸磨着牙说:“蒋伯同,闹够了吧?”

蒋伯同眨着一双特无辜的眼睛说:“怎么了,老婆?你不喜欢这衣服吗?可我觉得你穿上一定非常好看,一会儿你穿给我看看吧。”

梅子恨不得封上蒋伯同这张嘴,她闭一下眼深吸一口气,浅淡地说:“蒋伯同,如果你是来给我过生日的,请坐;如果你是来捣乱的,请立即出去。”

“老婆,给你开玩笑的,怎么还生气了,好吧,好吧,我坐下。”蒋伯同痞笑着挤在梅子身边坐下。

看着大家尴尬又疑惑的神色,梅子无奈地说:“实在不好意思,今天本来就准备告诉大家我领结婚证了,另一个人就是他。”指了指身边的蒋伯同

一片吸气声。

秦东凯不能置信地盯着梅子,原本明亮的眸子逐渐黯淡下来,嘴角慢慢噙起一抹浅淡的苦笑,轻轻地问:“真的吗?”

梅子的心一颤,抬眼望着一脸哀伤的秦东凯,浑身一震,眼底的湿润如潮漫起……

她缓缓地点了点头。

秦东凯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消息,肝胆俱裂,身形一晃差点滑下床,闭上眼睛,希望刚才是自己的幻听。半晌才凝聚起勇气,缓缓睁开眼睛,可只是瞥了一眼脸色苍白担忧地看着他的梅子,全身的力气,仿佛在那一瞬间,被抽空。他起身告辞,跌跌撞撞地向门口走去,苏菲紧紧跟上。

匆忙间,秦东凯的脚下一绊,差点摔倒,苏菲立即扶住了他。他回头迎上蒋伯同毫不避讳盯在他身上的目光,一冷,一温,彼此都丝毫不避让地看着对方,四周仿佛有无数细小的火花爆开。

片刻后,秦东凯将目光缓缓转向梅子,脸色煞白、满目忧伤地凝视着她,双眼中慢慢荡起了漩涡,旋转澎湃着的都是悲伤,牵扯得人逃不开。

梅子的心被揪着痛起来,眼中浮起了泪花。他伸手似要为她抹去那泪,当看到身边的苏菲时,明白了这种资格已经是另一个男人的了,他永远失去了,迅速扭头在苏菲的搀扶下离去。

一看这种情况,大家都坐不下去了,纷纷告辞,同宿舍的两个人也借口送人离开了宿舍。

待人走完后,梅子收拾着桌子上的东西,脸色灰败的望着蒋伯同说:“人都走了,你怎么还不走?”

他却嬉皮笑脸地上来揽住她的肩说:“除了你这,我还能去哪?”

梅子扭身躲开他的手冷冷地说:“你爱去哪去哪,请立刻离开这里。”

他迎上了梅子的目光,邪气地笑着说:“还真绝情!你是我老婆,我只能娶鸡随鸡,娶狗随狗,你在哪我就在哪喽。”

说罢手脚立刻缠上来,把梅子牢牢控制在怀里,躺到在床上,咬住了她的耳垂。

那种麻酥酥的感觉,让梅子觉得似乎有细微的热流贯穿全身,她拼命挣扎,唇却不小心擦过他的,他立刻抓住机会,和她纠缠不休……

梅子感觉到他的呼吸逐渐急促起来,掌心也越来越灼热,暗叫不妙,慢慢曲起胳膊,悄悄撞向他的要害处。

“噢。”随着一声痛呼,蒋伯同放开了梅子,捂住自己的下身,拧着眉头吼,“你这女人,下手这么狠,打坏了以后有你后悔的。”

梅子看都没看他,迅速脱离他走出宿舍,去找了个宿舍与别人挤了一晚上。

春节前两天,梅子接到了弟弟打来的电话,父亲病危,她立刻赶了回去。

父亲半年前查出胃癌晚期,动手术切除了五分之四的胃,打开腹腔才发现癌细胞已经扩散到了肝上。

当时梅子拿出了自己工作以来省吃俭用存下的一点积蓄,还借了些钱,凑了5000元钱给了父亲。

梅子赶回去父亲已经昏迷了,熬了两天没有与任何亲人告别就默默地走了。

父亲的病是饥一顿饱一顿饮食没有规律,再加上劳累过度得的。虽然与父亲没有什么亲厚的感情,但看到父亲就这样走了,还是让她觉得每一个人无论穷也好,富也罢,在世只有几十年,汇入历史的长河中,就像草木一秋,很短暂,应该好好珍惜。

大过年的,梅子不是用一颗欢乐的心去迎接新年,而是忙录在父亲的丧事中,心头象压了块巨石,沉重而空灵,里面眷念、不舍、悲伤、痛苦各种情绪风起云涌,心情低沉、压抑、酸酸潮潮的,但她却哭不出来。

办完丧事,梅子不想回母亲的家,实在无法融入大家的欢乐中;也不想回单位,同事都回家过年了,她怕一个人面对着冰冷空旷的宿舍。

满心凄凉的她不知道该去哪里!!!

九五至尊vi 886868.net.
新利18luckag娱乐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利18luckag娱乐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新利18luckag娱乐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60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