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吉祥坊官网登陆站!为您优选史上最牛穿越小说,天天快乐阅读!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首页 > 穿越架空 > 七夏浅秋 > 泪倾城,浅眸乱君颜

363.博亿堂手机客户端的pt老虎机下载 作者 / 《七夏浅秋》作品集

    产损失比较大的,这些人得高血压、冠心病、精神疾病的人也比较多,有焦虑。精神病如果很严重,有一些冲动、伤人,甚至说其它一些破坏性的行为。他的抑郁症比没有经历过地震或者是经历过地震但是损失比较小的也多,得精神病的多了,自杀、伤人的情况也比较多了,这是间接对它的问题的回答。

据我了解唐山市还没有人具体做统计、研究、调查,有多少人冲动、伤人。但是我们的研究跟国际上的研究结果完全一致,给人造成的损害、伤害、心理创伤,除了当时存在,远期持续性对人的伤害还有。

主持人马骧:这种医学上的研究可能不只我们国家,整个世界范围内,而且不只是唐山地震后还有,可能很早就开始了。现在从医学的角度想,经历过地震精神上受到影响的人群,他们的特征是什么样的?

马文友:这个人经历地震了,如果现在还遗留的话,这种持久性的刺激反应,首先表现为我们叫PTSD(创伤后的应急障碍),这种创伤虽然过去10年、20年、30年,但是这种事件在他脑子里还挥之不去,一旦有什么情况提醒他,他就会闯入他脑子里像过电影一样回忆起这种惨景。第三个就是表现自己心烦、睡眠不好、焦虑等等。还有一些回避,特别不愿意提起或者接触到让他联想到地震的情况。我在咨询当中曾经就有一个唐山的人,我们唐山广场纪念碑是我们唐山市的中心区,它在西面住,要在唐山东面去,这30年不路过广场。

主持人马骧:不能看到这个情景。

马文友:一看到就有痛苦的回忆,这就是PTSD。当然创伤后的应急障碍表现形式也不一样,可能有的表现焦虑症、抑郁症,有的可能转化成一种躯体疾病了,躯体化障碍了。有的可能得糖尿病、高血压、冠心病这些情况,表现形式不一样。通过研究来讲地震持续性的损害,尤其是心理创伤、精神疾病还是存在的。

网友:是不是一是经历过自己的直系亲属有死伤的人创伤特别深。还有一个,我们看到很多报道,在地下被掩埋了若干日子被救出来,经历了很长时间的黑暗和挣扎,这样的情况对他们来说伤害会更大一些,是这样吗?

马文友:我们研究这个问题的时候,曾经经历唐山大地震,有没有直系亲属死亡的,有这个死亡的比没有受到这个死亡的打击要大。这是我们研究证实的这个网友的推测。

主持人马骧:有过长时间痛苦经历的。

沈振明:其实性质是一样的,一个是亲人的伤亡,还有创伤的严重程度,当时的严重程度,那种绝望、恐惧,其实那个时候的严重程度相对于砸了一下马上就救出来的肯定要重。

主持人马骧:我们知道在地震中有很多幸存者,我们可以说大家是幸运者,但同时也不幸,可能在肢体上有一些残障,造成这样的后果。比如我们曾经有一个嘉宾叫陈秀敏,她是一个孤儿,她在邢台育红院呆了6年,回到唐山,一直在唐山截瘫疗养院工作,她在工作中也承担了一些她的病人所给她带来的一些影响,包括她病人的表现,可能比较急躁,比较容易和别人发生冲突,比较不耐烦。这些在肢体上受到伤害的人,不光是心理,甚至身体都不能自理了,是不是也是我们主要治疗的对象。

马文友:这是一个特殊的群体,我们研究里其中有一个课题专门研究唐山市大地震以后截瘫疗养院这些人的心理状况,我们发现焦虑、忧郁等不健康的心理状况比其他人重。而且他们的疾病状态也比别人要重。因为截瘫本身来讲,如果没有后继连锁的损伤,截瘫以后首先躯体造成的反应会影响到恋爱、结婚、生活条件,是连锁的,刺激量就大了。截瘫患者,我感觉我们的研究也证实了他的健康状况要更差一些。但是幸运的是咱们国家政府非常关心照顾他们,他们的生活还是自我感觉非常幸福。

网友:像这样的惨剧是对孩子影响大还是对大人的影响更大一些?

沈振明:应该都很大。刚才马院长说的这些截瘫的病人,他肢体暂缺,导致一方面是身体上的伤害,还有精神上的伤害。但是现在心理咨询的时候,接触的有些孩子,有些父母双亡的孩子、孤儿,也有一些幸存下来的孩子,可能一家好多人都砸了,就孩子留下,父母年龄还很大,这种时候的教育方式跟其他家庭没有经历过地震的孩子不一样。

我们有个小男孩,典型的家庭暴力,母亲70多岁,但是这个男孩就如果不被满足条件就打他的母亲,过分的溺爱。

主持人马骧:这是家里惟一幸存的一个孩子。

沈振明:惟一幸存的一个孩子。还有一个小女孩,也是父母都特别年岁大,也是地震之后又生了她,惟一的一个孩子,形成孩子的心理问题,适应社会的能力都不行。

另外还有,本身伤残之后的,我遇到一个孩子到我们那儿进行咨询,这个孩子非常自卑,本来他学习成绩挺优秀,但总是情绪低落,总是觉得不如别人。因为他总是长期生活在母亲的指责中,母亲总是说他什么都不对,喝水比如热了马上摔下去,这种态度,总是指责他。因为母亲是高位截瘫的患者,地震之后截瘫,情绪非常不好。

主持人马骧:情绪不好影响了孩子的心理健康。

沈振明:一方面经历唐山大地震的,这是一方面损失。还有没经历之后,后来的教育方式,也对孩子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网友:一般人发生精神疾病一般是由于自己的成长经历或者是环境的突然变化会造成一定的影响,像唐山大地震,对这个城市里整体的人群都造成了突发性整体的影响,所以才会这样。

马文友:应该是两方面去看,地震灾害对人类来讲是一个损失、刺激,从某种角度来讲使人的身心健康受到了一定的损失。但同时来讲,人类是在灾害当中受损失,同时也是在斗争当中进步、提高。比如说唐山市人民对抗震的心理准备、科学知识尝试比别的城市要高,这里边应该辩证地来看。

我想补充一下,刚才网友提到胎儿,我们其实就研究了一下,唐山大地震时的胎儿。

主持人马骧:还没有生出来的孩子。

马文友:我们研究了这些人群,发现虽然他没有生下来,在他母亲怀孕期间,他也有一些影响,这些人的心理健康状况,跟别人比要差一些。比如像注意力、记忆力、反应能力,这些认知功能,健康状况要差一些。这就说明什么呢?在这期间母亲除了受直接的损伤、生活困难、压力、紧张、恐惧,通过这种神经系统、神经内分泌这些情况,这样就会对胎儿有这种影响。

主持人还提到对成人影响大还是对孩子影响大,这里边要分怎么来看。我们发现有些人在婴幼儿期经历这个地震之后,当时不怎么清楚,而且那时候的记忆可能是童年记忆,到成年以后变成一种潜意识了。但是20年、30年之后提醒他经历过这个,或者是他的父母受过伤亡,这时他的反应要强烈。在那种情况下,这种刺激接受了,只是他没用成人的方式来进行反应、回忆。

沈振明:当时感觉有的是成人重,有的是儿童重一些,个体差异有关系。

马文友:可能在大地震前一段时间我什么反应都没有,但是20、30年之后,我因为大地震让我得了PTSD。为什么呢?这种刺激在我的脑子里这个事件已经记起来了,我现在的抵抗力下降,再有其它工作压力诱发,我得了PTSD,甚至这时就引发糖尿病、高血压。

主持人马骧:这几天我们做唐山大地震系列访谈的时候,我心里都有一些不忍。因为我在面对这些嘉宾的时候,尤其是这些孤儿,有过很伤痛记忆的嘉宾时,因为很多网友感兴趣这个话题,我们要谈论这个话题,但每谈论一次可能都给被访者带来一次痛苦的回忆,所以他们会流下眼泪。其实那时我们听众和交流者心里也不太舒服,听着也很难受。

马文友:还得从两个方面来看。虽然你回忆这个问题,你痛苦、我伤心。要是从治疗角度来讲,也起到一定的疏导、宣泄作用。这种情感体验,你不讲是向自己身体内部传导,现在咱们通过聊天的方式,从某种意义上讲也起到一个疏导、缓解、治疗的作用。

主持人马骧:现在我们就谈到对于心理影响或者是精神方面影响的治疗了。有多少人,也是我们问到了一个什么样的比例,他们严重到需要去医疗机构,比如两位所在的医院去接受这方面的治疗吗?

马文友:我们比如研究了经历唐山大地震者,我们找了科学的取样,取了1800多人。我就拿一个神经智能性障碍,6%,一百个经历唐山大地震者,有6个人有神经症,但是不一定去咨询、治疗。因为我们去入户调查,这种情况这种疾病严重程度对学习、生活影响小的,自己会做一些调整。但是它不是生活质量健康状况非常好的状态,而且这个里边要靠咱们来识别,来了以后神经症焦虑抑郁症,对于唐山市的这种心理专家来讲,根据咱们的研究,基本上咱们要找一下原因,是不是地震在你心目当中发生作用。

沈振明:所以说整体的发病率其实是挺高的,包括马院长说的神经性智能障碍。

[2]

相关专题: 


手机吉祥坊官网登陆站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