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若只如初见_第七十八章 浮出水面(1)

清博大数据 2017/8/19 5:56:26 阅读:77

一天之内,研究院两名主要科研人员死亡,一名失踪,NRB科研成果被窃,冯院长如遭当头一棒,有些蒙了。

半夜回到家,心乱如麻的冯院长,躺在床上不停地翻腾,天快亮时好不容易睡着,却被电话铃声叫醒。听到国安的人让他通知全院大大小小的领导马上到单位时,瞬间眼前一黑,差点昏过去,不知道又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

厉杰和李局长踏着晨曦走进研究院的会议室时,正在三三两两交头接耳的人群停止了交谈,乱哄哄的会议室立刻鸦雀无声了,20多双目光迅速聚集在他们身上,如X光一样逡巡,似乎想透视出这些是什么人,把他们天不亮就折腾到单位想干什么?

但是,当厉杰和李局长犀利的目光扫向他们时,不少人的目光开始游移。尤其是厉杰幽深的目光仿佛宇宙黑洞般,许多人对上后感觉自己的灵魂快被吸进去了,心呯呯乱跳着移开了目光。

3分钟后,李局长才咳嗽一声坐下来。用十分威严地声音说:“我们是鹿湾市国家安全局的,现在有个案子,想从在坐的人中了解一点情况,需要与每一个人单独谈话,希望大家能配合。”

李局长的话犹如捅了马蜂窝,瞬间会议室里就炸开了锅。

“国家安全局的,他们不是传说中的特工吗?难道我们中有人是间谍?”有人很幽默地半开玩笑半嘲弄地说。

“为什么要单独谈话呀,有什么话不能当着大家的面说?”一个女的惶恐地发着牢骚,国家安全局让人觉得神秘和恐慌,她心里充满了不安。

“半夜三更把人从床上叫来这里审训,凭什么呀,我们又没犯法?”有人气呼呼地说。

……

冯院长实在有点听不下去了,站起来说:“大家静一静,不管心里现在有什么想法都先放一放,等国安的人与大家谈完话会给大家一个交待的。”冯院长已经知道内鬼的事了,他觉得自己的胸口像是被谁狠狠地打了一拳,又痛又憋闷。

听了院长的话,大家安静下来,不是很情愿拖拖拉拉地回道“好吧。”但这些人毕竟是领导干部,很快就想通了,配合国安才是王道。

冯院长安排办公室主任一个一个把大家领到一间事先安排好的小会议室里,厉杰和李局长亲自问话。

而问完话的人被国安的人带到了另一间会议室里,全都一脸迷茫,心里“咚咚”地敲着鼓,实在搞不清国安的人问那些话有什么目的,这间会议室里的气氛有些凝重。

当体型魁梧的保卫科关科长坐在厉杰和李局长面前时,李局长微笑着问:“关科长,您今年多大了,快退休了吧?”

“是呀,我今年58了,再熬2年就退休了。”关科长抬起头看着他们笑笑说,额头的皱纹挤成了三条深深的沟渠,基本没有头发的秃顶在灯光下泛着剌眼的光。

厉杰发现他长了一对浑浊的死鱼眼,说话声音像破锣。

李局长又问:“您一年的收入七八万吧?”

“噢,是吗?我没仔细算过。”关科长心生疑惑谨慎地说。

李局长关心地问:“你老伴得糖尿病多少年了,现在病情怎么样?”

“14年了,出现了不少并发症,糖尿病就这样,没办法。唉,这些年为她治病也没少花钱。”关科长眼睛有点潮红,心酸地说。

李局长感叹地说:“听说你儿子开货车疲劳驾驶撞了一辆小车,死了四个人,赔偿了100多万,欠了不少债吧,你的日子不容易呀!”

“是呀,是呀,过的很不容易。”关科长感动地眼泪差点掉下来,声音有些哽噎。没想到国安的人会关心自己日子过的不容易,这些年自己过的是真难,哪有人关心过呀。

“昨天你们厂郑工出事了,你作为保卫科长在这之前有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现象?”

关科长揉了揉发潮的眼睛,拉回还沉浸在自己伤感中的思绪说:“郑工是个好人呀!把一生都奉献给了科研事业,为国家做出了巨大贡献,最后却惨死在车轮下,可惜呀!”目光暗淡下来,隐隐透着内疚。

长长叹息一声后又说:“我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的情况,我们科也没有发现。”

厉杰的眼睛突然一亮,插话道:“是你把院里的安保情况告诉他们的吧!”语气是肯定的。

声音冷的令关科长打了个寒战,刹时脸色变的青白,惊恐地脱口而出,“你怎么知道的?”因为紧张和突兀,声音显得很尖锐,也更加破锣,让听的人有种挠心的感觉。说完他就奥悔地低下了头,搓起手来,腿也微微发着抖。

李局长心中一震,不可思议地看着厉杰,他也很想知道厉杰是怎么知道关科长就是内鬼的。由于找到内鬼心中的激动令李局长的眼睛闪闪发光,喘吸声有点重。

厉杰长出了一口气,他刚才只是产生了怀疑出口试探,没想到一诈还真诈出来了。他看着关科长冷冷地说:“你自己告诉我的。”

关科长愕然一愣,尖叫道:“胡说,我什么时候告诉你了?”

厉杰故意顿了顿,似乎在等那剌耳的尖叫声在空气中平息下来,然后漫不经心地说:“你刚才说郑工惨死在车轮下。”

李局长眼睛一亮,恍然大悟,郑工惨死在车轮下这件事按说这时候关科长应该还不知道,但他却说出来了,说明他已经知道了,他是从何得知的?

自己是知道内情的人,所以关科长刚才说出来,自己听着就没觉得有什么不对,而厉杰却警觉到了,心里对厉杰的佩服又加深了一成。

关科长却翻着死鱼眼不甘心地说:“我是说了,这有什么问题?”

厉杰好心地解释道:“这句话本身没有问题,不过到现在为止,郑工惨死在车轮下这件事你们单位除了冯院长和郑工的家人知道,其他人都还不知道,你是如何知道的?”

关科长沮丧地往后一靠,本来青白的脸越来越苍白了。干了几十年的保卫工作,对审讯工作并不陌生,却因为刚才他们打温情牌,而自己又确实渴望关心,掉进了他们的温柔陷井里,松懈了警惕性,当他们突然说到郑工时,也就疏忽说漏了嘴。

其实,说漏了嘴也不重要,可以随便编个理由搪塞过去,可刚才在惊慌下问出的哪句蠢话,等于不打自招了,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不过,这时的关科长反而心情轻松了,自己怕来的日子还是来了,并且来的还算快,终于可以放下一切包袱,提心吊胆的日子总算熬到头了。

李局长给门边的一名国安人员使了个眼色,他立即心领神会地出门去告诉冯院长内鬼找到了,可以让其他人暂时散了。

两个会议室的人莫名其妙地走出来,走廊里瞬间响起一阵乱糟糟的脚步声,加杂着闹哄哄的说话声,“刚才去的好像是关科长,他提供了什么情况解放了大家,怎么不早点提供呀?到底什么事呀?”有些人边走还边频频回头看向问话的会议室,只是那扇门关的严严实实,门口还站着两名国安的人,充满了神秘,给他们留下了无尽的遐想。

厉杰望了一眼窗外飘着菲菲小雨阴沉沉的天空,走出了会议室,来到寂静的走廊尽头,拿出手机拨打了梅子的电话。

电话刚响两声立刻通了,传来梅子焦急的声音:“厉杰,是你吗?你没事吧?”

听到手机里牵挂的声音,厉杰有些得瑟地扬了扬嘴角,轻轻笑着说:“没事,就是告诉你这两天我可能很忙回不去了,别担心我,有空我会给你打电话的,你们不要给我打,我有时可能不方便接听电话。”

“嗯,我知道了,我也会告诉菡菡的。专心做事,一定要注意安全,我们等你回家。”梅子温柔的话语中透着浓浓的关心,她知道他做的事充满了危险,叮嘱他不要为她们分心。

那句我们等你回家,令厉杰的心瞬间柔软如水,“嗯,我会回来的。外面下雨了,出门记着带伞。”

梅子轻轻地“嗯”了一声后,没有挂电话,也没再说话。

厉杰微笑着握着电话也没有说话,静静地听着梅子淡淡的呼吸声,他也舍不得挂电话。

看到会议室的门打开,一名国安战士伸头出来找他,他知道必须要审讯关科长了,他们没有时间等了。轻轻对梅子说了声:“挂了,我这里有事要忙。”关了电话走向会议室。

厉杰进来后,李局长起身慢慢踱到关科长身边,按了按他的肩膀说:“关科长,你也是个受党教育多年的老同志了,走上这条路相信你有不得已的苦衷,凭着你仅存的良知,把一切都说出来吧。”

听了李局长的话,关科长肩膀一耸扒在桌子上嚎啕大哭起来,一边哭一边用力拍打着自己的脑袋嚷嚷着,“我有罪,我对不起党,对不起郑工……都怪我生了个不争气的儿子呀……”

一把鼻子一把泪地哭诉着,把哭出来的鼻子和泪水伸手抹下来擦在了裤子上。几分钟后,可能是发泄完了,关科长羞涩地抬起头来,睁着一双眼泡红肿、眼袋吊的老长的死鱼眼,难为情地看了看厉杰和李局长说:“其他的事等等再说,现在你们先派人去清荷园小区12幢20号看看人还在不在,我马上跟你们去画像。”毕竟是干了几十年的保卫工作,知道事情的轻重缓急。

厉杰立即对李局长说:“我带人去清荷园小区,你带他回局里画像。”

李局长摇摇头果断地说:“不行,我带人去清荷园,万一你出了事我无法向上面交待。”

厉杰轻轻一笑说:“放心吧,不会有问题的,对付这种人我比你们有经验。”

看着厉杰坚定的眼神,想想自己手下的人一年摸不了几回枪,多少年碰不上一个这样的案子,经验确实无法与这位驰骋国际的王牌特工比,李局长有点涩赧地点点头,当胸擂了厉杰一拳说:“注意安全。”把自己的枪递给了厉杰。

老虎机消分过还有记录吗.
乐天堂手机网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乐天堂手机网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乐天堂手机网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15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