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我的江湖_第七章 迷雾10

清博大数据 2017/8/19 5:55:54 阅读:45

“阿刃!”正是不知从哪里出现的游弦。

阿刃立即起身,可望着游弦的眼中不再是坚毅,是取而代之的无尽悲恸。

游弦走到他身边轻轻抱了抱他,阿刃的手紧握成拳头。

游弦说,“小七,你若是真想知道,就别为难阿刃,我来告诉你好了。”

阿刃不可置信的拉住了游弦。

游弦对着他微笑,“我带小七出去走走,她窝在这里已有数日,透透气也总是好的,有利于恢复更利于健康。”

不出意外,游弦又带我来到离村的山顶。他随便找了个空地坐下,顺手也将我拉在他的身边。

开口的第一句则是,“你别怪铃铛,她本无意,也并非存心。”

我愤然起身想走,却又被他拉回,“我知道你心里难受,因为我说过要将你当兄弟的,可是我没有做到,反而还连累你受到铃铛的……。不过我还是想让你相信我,铃铛不坏,她本无心。”

游弦接下来的故事便远远要比阿刃的丰富多了。游弦说,父亲年轻时候是什么样的人他早已不记得了,因为那时他都很小,且无论是江湖上的还是朝廷中的,父亲从不带回家里,也因此在他眼中的父亲,只是和寻常百姓人家的一样,父严母慈便是他幼年时对家最深切的感受。而令阿刃愤慨的党争,游弦倒是没有多提。他只是用一句年龄尚幼,并不理解一带而过。不过游弦在静默了一小会儿之后话锋突转,“后来,家中突遭变故,前一天还其乐融融的大家庭,一夜之间血流成河,满门被杀。而那天也正好是我十三岁的生日,父亲正在校场上教我习武,其实他满可以和我们一起走的,可到了最后他却选择了留下。他说,如果他真的就这样走了,那他就永远都无法再证明他是被冤枉的,他永远都会成为东冽的罪人。事后的很久我才听奉叔他们说起,原来家中的变故是因为朝廷听信了谗言,以为父亲出卖了东冽,预谋参与了谋权的党争。”

——那你是怎么逃走的?我问。

游弦的目光停留在了很远的地方。“是奉叔,他是阿刃的父亲,很年轻的时候就和我父亲一起闯荡江湖了,他们的感情很好,据说当年还曾经相约要结娃娃亲来着。只可惜我是个男孩,于是阿刃自小就成了我的跟班,我们结为兄弟,就想当年我们的父辈那样。发生变故时,奉叔本来也是要随着父亲一同留下的。可是父亲说,要让他带着我和妹妹出去,一定要出去,他可以以死明誓,但是孩子们不能死得不明不白。若有一天,他希望他的孩子们可以替他们洗去当年的冤屈。于是,奉叔就带着我和妹妹一起逃离。整个府上也就除了我们三人,其余的均无一幸免。而阿刃,则是因为当年不再府上而幸运躲过一劫。”

威尼斯人网上娱乐场 28.
万能老虎机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万能老虎机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万能老虎机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8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