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最新官网

清博大数据 2017/10/4 15:52:07 阅读:20

进入21世纪以来,中国在发展与东盟经贸合作关系方面展现出令人瞩目的想像力。尽管中国在1990年代前期才与印尼恢复外交关系,并与新加坡、文莱等国建交,但以强劲增长及友好、适当的外交政策为基础,中国不仅有效地降低了“中国威胁论”的干扰,而且2002年便与东盟协定于2010年建成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中国对东盟主要贸易伙伴都保持贸易逆差。东盟各国比以往更积极也更具信任感地参与分享中国经济成长带给周边地区的贡献。

对于中国东盟关系的快速发展,日美两国做出不同回应。日本至今尚未与东盟建立类似中国—东盟的经贸关系,而是绕开这一问题,于去年年底直接提出与东盟各国、中、韩、印度、澳大利亚、新西兰等16个国家建立“东亚经济合作协定(EPA)”的构想。但是美国并不乐见自己被排除在中日参与的东亚经济合作进程之外。1990年马来西亚前总理马哈蒂尔提出“东亚经济集团”的倡议,美国就曾表示反对。后来日本提出“亚洲通货基金”构想,也因美国反对而放弃。目前美国对日本的EPA方案亦不悦。去年年底美国缺席在马来西亚吉隆坡召开的东亚峰会,众多美国舆论便对美国在东亚战略影响力的减弱感到忧虑。此次APEC会议美国拿出“APEC自由贸易案”,显示出美国希望改变现状的进取心。

不过,从已经举行的十四次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和APEC自1989年以来的17年历史来看,目前APEC的合作仍然基于自愿而比较松散。多哈谈判现在已经无限期搁置,全球多边贸易体制前途黯淡,根本症结还是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之间的利益冲突无法妥善解决。此次APEC会议希望自己能对推动多哈回合有所贡献,但APEC茂物目标的实现,同样受困于发达国家地区与发展中国家地区的利益落差,以及区域地缘关系的复杂化。2005年APEC会议提出“釜山路线图”和本次会议出台《河内行动计划》,都是希望达成发达成员2010年、发展中成员2020年贸易和投资自由化的目标。但是现在看来,目标的实现不容乐观,不仅发达成员大多徘徊不前,而且近年来APEC的经济技术合作项目不升反降。因此,美国以现有APEC机制为基础的“APEC自由贸易案”更难乐观。

亚太经贸一体化的目标固然值得追求,但达成却必需多边关系的稳健累积。缺乏政治互信基础的地区自由贸易体制很难稳固,无论欧盟还是美洲贸易区都具备相当程度的政治互信基础。这是东亚自由贸易区方案和APEC自由贸易方案最大的难题。

中国作为APEC的重要国家,对亚太经贸一体化的前景自然抱有正面期待。但重中之重的工作,还在于不断取得多边关系的突破。正如此次胡锦涛主席参加APEC会议及访问越南、老挝、印度、巴基斯坦四国的行程所显示的,中国既致力于巩固和扩展与东盟10国、巴基斯坦的友谊与合作,也致力于改善,增进与印度的相互理解和合作。与美日落笔就讲复杂地区的区域一体化不一样,中国外交更注重从自己做起,为未来区域一体化廓清最基本的障碍。中国这种稳健的外交思路,也是中国—东盟关系取得重大进展的一大原因。 bb电子游戏手机娱乐平台.

太阳城集团线上存款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太阳城集团线上存款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太阳城集团线上存款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17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