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故事首页 > 澳门威尼斯人演出:帝君绝宠:神探皇后太嚣张_第九十五章 美人心计 > >

澳门威尼斯人演出:帝君绝宠:神探皇后太嚣张_第九十五章 美人心计

澳门威尼斯人演出 时间:2017/8/21 10:27:03


 澳门威尼斯人演出

“娘娘,皇上还有要事要和大臣们商量,怕娘娘久等,特地让奴才来给您通报一声”

“好,我知道了”

从慈宁宫出来,林灵就打发青柠回了凤栖宫,而她径自来了御书房偏厅,她以前办秋叶案的‘办公室’。四国大会落下了帷幕,可却让她走进了布满迷雾的森林,似乎从一开始秋叶那件案子,到掏心案,还有四国大会的一些事,看似毫无关联,却隐隐夹杂着她目前还分不清的联系,就像几个相互独立,却又相互影响的整体。

而且,她隐隐觉得在那个迷雾深林里,景晗,景瑜,太后,云帆,琉珞,连昊然,月煌等人似乎都扮演着不同的角色,还有她颇有好感的莫梨儿,似乎是其中不可或缺的一员。太后那边问不出,眼下只能找景晗了。

见传话的小太监还杵在门口,她惊讶的问,“还有什么事吗?”

小太监面色犹疑了几下,才纠结地开口:“奴才刚过来传话的时候,刚好遇上玉贵妃也来了,只是皇上吩咐过不能让除了娘娘之外的人进来,所以贵妃现在还在外面候着”

玉离?她怎么来了?“她有没有说明来意?”

小太监:“贵妃娘娘只说了想见您一面”

见她?她难道不是应该找的是景晗吗?林灵沉吟了一会,淡道:“你让她进来吧。”

“是”玉林市福绵区人民法院审结了原告郑某英与被告庞某明婚姻纠纷http://www.shechiyi.com >

……

“见过皇后娘娘”

“说吧,我可不认为你是来感谢我的,更何况昨天救你的正主也不在这”

林灵见她缓缓从门口走进来,大红色貂裘大衣下,玲珑妖娆的曲线若隐若现。艳丽精致的五官,媚眼如丝,嫣红小巧的唇正噙着一抹浅笑,林灵心里暗叹,古言云:“绰约多逸态,轻盈不自持。尝矜绝代色,复恃倾城姿。”饶是古代历史上的妲己褒姒也不过如此吧!不过,还好,景晗既不是商纣王也不是周幽王。

“娘娘果然聪慧过人,本妃并非来道谢的”玉离嫣然一笑,艳若桃李的面容已没有昨日的不堪,隐隐还带着一丝锐利“我只是想来向皇后娘娘讨一个人!”

林灵想了想,“柳妃?”玉离从不是任人拿捏的软柿子,既然知道了谁是害她的罪魁祸首,自然是不会善罢甘休,而月国那边山高水远,她鞭长莫及,而眼下能让她出气的也只能是素来深居简出,柔弱文静的月国公主了。

“没错”

林灵挑了挑眉:“贵妃向来是独来独往惯了,做事何须用来问过我?”意思是你自己想惩治柳妃,又害怕柳妃背后的势力,非要让我给你放人,如意算盘打得还真响。

玉离咬了咬牙,决定打感情牌,“姐姐难道忘了他们这样做的最终目,也是为了你!你难道就准备如此忍气吞声吗?”

“贵妃莫不是忘了,林大学士可就我一个女儿,我哪来的妹妹”林灵面色波澜不惊,不管玉离说什么似乎都油盐不进。

“再说了,我现在可是毫发无伤,身子,心灵都挺好的”

“你……”

林灵见玉离气得脸都快绿了起来,不复刚进门时的趾高气昂,洋洋得意,顿时心情舒坦不少。女人皆有爱美之心,她虽容貌清丽却也自认比不上玉离的妖艳魅惑,就形象上来说,人第一眼都会被光彩夺目的事物所吸引,嗯……景晗估计也不例外!

看看时辰他应该也快过来了,她瞥了一眼玉离,眸中闪过深意,她是心理学天才,或许不善心计,却最懂得察言观色,从她刚把脚踏进这偏殿,视线首先落在的是首座上,见上面空无一人才将视线移至她坐的小书桌边,这是她与景晗平日处理公事的习惯,相互独立,互不干涉。

而后她在于她谈论柳妃的事情的时候,视线不时的看向这殿中通往御书房的侧门,身子也下意识的往那边凳子坐去,看似正好与她相对而坐,却另有玄机。而一般人要来这偏殿只能从门口进,而唯一能从这侧门里进来的的人只有景晗,那个位置,景晗从侧门进来一眼就能看到玉离的存在。说是来找她要人,明显的醉翁之意不在酒。她不是善妒的女人,却并不妨碍她想在情敌身上找点乐子。

“不过,昨夜贵妃发生那样的事,我是后宫之主,似乎也责无旁贷”在玉离气得咬牙切齿之际台当局防务部门负责人冯世宽搞不清楚4万枚40高炮弹到底要运去哪里http://www.ag266.cc ,林灵忽然松了口。

“真的?”玉离眼前一亮,却也有些狐疑的问道。

林灵却没理会她的问题,瞥了她一眼,径自问道:“贵妃打算怎么做?”

玉离愣了愣,义正言辞的开口:“还能怎么做,妇联组织解决纠纷http://www.ag-588.cc 直接找她对质啊,她送我的那两盆迷迭香还保存得好好的呢,再说了这宫里的人都看见是她的人送过来的,人证物证俱在,她还能低赖不成?!”

林灵嗤笑一声,她该说这玉贵妃是单纯好,还是愚蠢好呢,在后宫这么多年,以她这样的性子居然能活到现在,绝对有景晗的功劳。想到这她皱了皱眉,

“贵妃有没有想过,你的人证物证都是建立在柳妃是故意设计陷害你的前提上,可万一她什么都不知道,只是好心办了坏事呢?”

“她怎么可能不知道!”玉离一愣,忽然瞪大眼睛,笃定地开口,“你是说,她会不认账,反而将那一切都推给巧合?”

林灵淡笑:“还不算太笨”

“你……”她气恼的瞪着林灵,见她依旧一脸淡然,片刻后,才气馁的开口:“那你说怎么办?!”

看着平日骄横胡搅蛮缠的玉离此时正纠结隐忍的样子,林灵嘴角不觉勾起一抹戏谑的浅笑,似乎可以把火烧得更旺一些。

“贵妃刚不是说人证物证俱在吗?找她对质就好了”

“林灵,你耍我!”玉离拍桌而起,两眼顿时冒出两簇火焰,狠狠地瞪着林灵。

林灵淡定的拿起桌上的茶杯,端到嘴边微微抿了一口,才缓缓开口:“贵妃,稍安勿躁,物证是那两盆迷迭草不错,不过,我说的人证可不是你以为的人证”

 

故事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