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至上:霸道老公欺上门_第三章 怕你嫌弃不够重

2017/7/21 10:29:07 | 作者:从余东风 | AG日本武士老虎机首发

娇妻至上:霸道老公欺上门_第三章 怕你嫌弃不够重

作者:徐东风

新郎?

听见这个词,沈梦柯一怔,扫了一眼手上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捏成了团的相片,心里随即又有一丝说不出来的欣喜。

正想说什么,门忽然被敲响,走进来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老人年约五十上下,一身衣服高大身躯有着不容忽视的威严,脸上却带着和蔼的笑。

他慈祥的看着沈梦柯,温和的道:“别怕!女孩子啊!就是要这样多笑笑,才会更漂亮!”

一句话像是突然打破了沈梦柯梦境的石头,她心底一慌,下意识的抓紧了自己的裙摆,她想逃,老人却是拍了拍她的手,“别紧张!有爸爸在呢!”

“爸?”这个是新娘子的父亲!

这一个称呼脱口而出,迅速得连沈梦柯自己都觉得惊讶,可老人却并没有察觉到她的异常,只再次拍拍她,“没事,我们走吧!”

被老人牵住手的这一刻她莫名的想哭,眼睛不自觉的便红了起来。

是愧疚吧,为了自己无意中占用了他女儿的身份,而他女儿去向不明,他却不知,她觉得抱歉,嘴巴一张,慌慌张张地开口道:“对不起,我真的不是你的……”

“时间到了,请新娘子出来吧!”

外面忽然响起提醒声,老人朝外弯起手肘,示意沈梦柯,她看了一眼,咬了咬唇,犹豫了一瞬,在看到老人鼓励的眼神时,终是把手伸了过去。

这就像是一场虚幻而不真实的梦,如果这只是梦,也请让我奢侈一下,好不好?

因为,就在刚刚,她看到了,那盒子里的照片,上面的那个男人分明就是她找了两年的华晟!

只是,华晟变成了华远晟?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难道只是一个跟他长得很像的男人吗?真的有那么像?

脑海中的无数个疑问号得不到解答。

“我的意中人是个盖世英雄,我知道有一天他会在一个万众瞩目的情况下出现,身披金甲圣衣,脚踏七色云彩来娶我……”

在远远的看到那头站着的男人时,沈梦柯脑子里忽然跳跃性的冒出了这么一句话,所以她笑了,笑得幸福,笑得明媚,笑得连天上那明媚的阳光都要逊色几分!

两年了,华晟,别来无恙!

只远远地看了一眼,看到他眼里那浓烈重彩的笑意时,她就知道,那个男人就是她找了两年的人!

曾几何时,她也梦想过成为他的新娘,如今,虽然是借着别人的身份,可是她好像也真的不怎么在意了,只要过了今天,她将一切归还……

婚礼进行曲,红地毯尽头时,站着的是气宇轩昂的新郎,胡耀阳将沈梦柯的手往男人的手里一放,郑重地道:“远晟!佳敏,今后就拜托你了!”

器宇轩昂的华远晟微笑的看了一眼戴着白纱的新娘,礼貌的微微躬了身,接过她的手,对着胡耀阳道:“放心吧!爸!我会的!”

一口爸,顿时让胡耀眼浸出了眼泪,退到一边,等着神父的宣词。

“胡佳敏小姐,请问你是否愿意嫁给华远晟先生为妻,不管生老病死、富贵贫穷,都遵从神的指示,对他不离不弃吗?”

神父庄严的声音响在沈梦柯的耳边,让她觉得这一幕不真实,但是即使不真实,她还是道出了自己一直以来的心声,“我愿意!”

神父在得到回答后,又转向了一旁的华远晟:

“华远晟先生,请问你是否愿意娶胡佳敏小姐为妻,不管生、老病死、贫穷还是富贵,都遵从神的指示,对她不离不弃吗?”

然而,华远晟却只是看着沈梦柯,好像并没有听到神父的话一样,只是看着她,神情里有点高深莫测,安静开始无情的在台上和台下蔓延!

沈梦柯也不由得开始紧张,心里有点摸不到底,他难道是看出了什么吗?如果看出了什么的话,那她……

毕竟是做贼,总有点心虚!

她下意识地想逃,可手却猛的被拉紧,她就那样带着慌张的眼睛抬头看向了华远晟,却刚好对上他的眼,深邃的眼,似有魔力一般,让她无力招架,一时间就呆了,也不知该作何反应,只得任由他动作。

没有得到回答,神父也觉得诧异,抬头就见到他已经拿起了旁边戒指套在了新娘子的手上,然后无比认真的看着她道:“我愿意!”

神父似乎从来还没有见过这么心急的新郎,会心的一笑,连宣布“新郎新娘交换戒指”都省了,直接就宣布“我以神的名义宣告,你们正式成为夫妻!”

华远晟似轻轻一笑,掀开了沈梦柯的头纱,在她还是呆愣状的时候,就那样俯身过去,温柔的贴上了她的唇瓣……

夜刚刚开始蔓延……

————————————————

新婚夜,是浪漫温馨的!

偌大的房间,奢华的布置,喜庆的大红双喜字缺帖瞒了窗,梳妆台和衣柜,墙上挂着一副巨大的婚纱照,新娘子娇羞的笑着,依偎在男人的怀中,好不幸福!

原来,新娘子跟她真的那么相似呢?就连笑着的时候,眯起来眼角都是一样的呢!难怪那群伴娘将她错认,连带着其他人也都看不出来!

沈梦柯刚从床上爬起来,头还有点儿痛,婚礼的程序太复杂,敬的酒又多,虽然有八个伴娘挡着,可落进她肚子里的仍然是不少!

甩了头,甩掉晕眩,她看着照片上那与她极其相似的脸庞让她的眼睛不由得定住了,思绪渐渐的跑了神,她不禁想到白天在那张信纸上看到的字句:

亲爱的远晟:

对不起!也许当你看到写封信的时候,婚礼早已完结,而我已经成了不知名的异乡客了!

感谢你一直以来的宠爱,在你的身边,我一直都是幸福的!我猜到你可能会为了我的出走大发雷霆,甚至是殃及其他人!

可是,请你为了我,忍忍好不好?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为了我这样的人,实在是不值得啊!因为直到婚礼的前一刻,我才发现,原来我爱的人一直都不是你,所以我只能抛下你,跟他一起离开!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知道你会很生气很生气,可是,纵然我心里有无数的对不起,我都不能弥补无辜的你!所以,请你忘了我,好好的生活,好不好!这是我一生最后的祈求!

胡佳敏

最爱的人爱的不是自己,华晟,原来你也这么可怜!

嘴角泛出苦涩的讥笑,沈梦柯视线往那张缠绕了她七百个日日夜夜的俊脸上移去,照片上的他唇角的笑容淡淡,眼神依然是一如既往的阖黑,令人窥探不得。

可她想,拥着新娘的他必定是觉得幸福的吧!毕竟他是动了娶人家的念头的呢!沈梦柯想笑,却有点笑不出来,这一刻,她不知道是该笑他,还是笑自己!

觉得别人可怜的同时,其实自己才是最可怜的!可怜没人爱!

两年前,那个慌乱的夜晚,她被他折磨得不成人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他会突然那么暴戾?还只字未留就走人了?

外面,天已经黑了,加了两天的班没睡的沈梦柯又被灌了酒,现在根本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眼皮犹如千斤重!

床上摊着的花生悄悄地滚轮到沈梦柯的身边,她看了一眼那胖嘟嘟的花生,脸上蓦地笑开,像一朵娇艳的牡丹!

“怎么这么调皮!”

看了一眼墙上挂着的石英钟,轻轻一笑,都快十二点了,那人还没有来,不会是被朋友们灌酒回不来了吧!

可一想又觉得不太可能,那人在没有麻醉药的情况下,动手术都能保持绝对的清醒,足见他的意志有多强,她倒真的不担心!

考量了一下,鉴于自己今天折腾了一天的身子实在有点受不住,就想先洗澡,然后再继续等她的新郎,彻夜长谈!

柜子里的真丝睡衣薄而透明,料子极好,拿在手上轻飘飘的,也没有什么重量?她不是一个老古董,只是想着待会儿,要是他……

脑子里,限制级的画面一闪而过,沈梦柯赶紧甩了头,脸却止不住一热!

回想起两年前,他们分开的那一晚,沈梦柯的心底又不自觉地涌出一股寒意,她害怕,她害怕那样的他,像野兽,无法抵抗的野兽……

沈梦柯洗了澡,准备出来的时候,却突然听到外面有了动静,心道:莫非是他回来了?两年了,她终于能够好好看看他了吗?

这个认知让她欣喜,让她紧张,让她激动,让她忐忑,让她彷徨,让她……很多复杂的情绪在脑海中一一闪过,她有点抓不住此刻的心境,但她想他是真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