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丞大界,霸道少将小娇妻_第十章 捞鱼

2017/8/18 16:35:59 | 作者:从余东风 | ag游戏网站首发

小丞大界,霸道少将小娇妻_第十章 捞鱼

作者:徐东风

周筱前世就特别羡慕那种多才多艺的人,如今自己终于也有可以学习的机会,又岂能错过。

于是在某一天,周筱又同周海正提出要求。

“爸爸,您教我写毛笔字吧!”

“为什么,你是觉得好玩儿呢,还是因为喜欢?”自从觉得女儿有绝对超越同龄孩童的智商后,周海正就开始逐渐的以相对比较成人的方式与周筱进行交流。

“我是因为喜欢!”上辈子就渴望而没能付诸行动的想法,周筱马上给予非常肯定的回答。

“好的,我答应你。不过一旦下了决定,爸爸就希望你能坚持下去,学毛笔字是件非常辛苦的事情,但是爸爸对你有信心!”在幼小的女儿清澈透底的眼神中,作为一名父亲分明又看出了那份多出来的无比热切的渴望,周海正似乎觉得有一股热流在内心涌动,又似乎汹涌澎湃起来!

于是,在除了继续以前的学习内容外,周筱又开始了学习毛笔字的生涯。学毛笔字这一项周筱就不会觉得再那么辛苦,起码不会再像用铅笔写字那样,一定要装出一种稚嫩的手法。软塌塌的毛笔,再加上才三岁大的小细胳膊、小嫩手,而且还得要悬腕,驾驭起来可没那么容易,周筱甚至一度都不忍直视自己这像鸡刨一样的所谓的毛笔字。

当然自尊心极强的周天同学也是不甘落后的,心甘情愿的又加入到学习毛笔字的练习行列。可怜的孩子,几乎已经没时间去找邻居家的红军玩儿了!

红军和小华因为好多天都没见周天和周筱兄妹俩来找自己玩儿,就主动跑来周筱家找他们。看到周天正坐在自己的书桌前念念有词,而周筱正站在摆放在地中间的高度刚过其腰部一个小桌子前(这是周海正亲自动手,临时给周筱拼凑的一个专门用来练毛笔字的小桌子),认真的练着毛笔字。

“周天,都放假了你怎么还在家学习,也不去找我玩儿,我们去西河沿儿抓鱼去吧!”红军一屁股坐到炕沿上。

“小小,小小,你在写什么,好玩儿吗?给我也玩儿玩儿!”小华不由纷说,直接上前抢过周筱手中的毛笔,在周筱正在练字的纸页上胡乱划了起来,只划了几下,就把毛笔往桌上一扔:“一点都不好玩儿,小小,我们还是出去玩儿吧!”

周筱揉着发酸的手臂十分无奈,都说三岁看老,用这个形容小华还真没错,长大后的小华也是一个女汉子,最不爱读书,做什么事也是没三分钟热度,将将混到小学毕业就说什么都不再去念书,后来在十七、八岁时就早早的嫁了人,结果婚后才发现自己嫁了个人渣,吃喝嫖赌打老婆什么都干。多年后周筱在一次回家时看见了小华,那时还不到三十岁的年纪看起来像四五十岁的中年妇女一样,愁眉苦脸,眼神暗淡,一副死气沉沉毫无生气的样子。据说是丈夫因为赌输了钱,就变卖了所有家当去翻本,结果又全部输了进去,于是就去抢劫,结果被抓入了大狱。剩下小华一个人带着三个孩子,守着一个一无所有的家,可见生活有多么的艰难。

这一世,周筱想尽力改变小华不幸的命运。不爱念书的毛病是自己无力帮她改变的,但却可以让她避免那段不幸的婚姻。不为别的,只为儿时的小华,会在每次有糖吃的时候,都不忘要给周筱留上一块;会在周筱被其他邻居家的小孩儿欺负时挺身而出,挥舞着漆黑粗壮的小拳头:“你们谁敢欺负小小,看我不凑她!”

……

现在想来,内心都是满满的温暖。所以,小华这样有些粗鲁的举动,在周筱现在看来,却显得是那么的可爱。

周天兄妹最终挨不住红军兄妹的研磨,四个人叫上红军的大姐小凤、大哥清灵、弟弟小三,一行七人拿着抄网,提着橡皮桶,刚出家门正遇上从外面回来的周海正,问明原因得知几个孩子要去捞鱼,周海正也来了兴趣,要知道,周海正可是会撒网的,周家就有一个专业的捕鱼用的大网。

于是就出现了这样一个画面——只有一个大人,背着一张大渔网,前面带头,身后跟着一大串儿叽叽喳喳大大小小的孩子,一路浩浩荡荡的奔向离村不远的西河沿儿!

周筱的小短腿因跟不上大家的速度而被嫌弃了,周天立即发扬好哥哥的风格,背起了妹妹。

在一望无际的青草地间,一条清澈的河水弯弯曲曲的流淌着,两岸大片的青草因着有了河水的滋润而显得郁郁葱葱。快到傍晚的时间里,太阳已不显得那么毒辣,潮湿的空气中散发着不浓不淡的河水的腥气,有的青蛙趴在岸边鸣叫,发现有人靠近,立即“扑通”一声跳入河里。

一到河边,不等周海正的安全事项叮嘱完毕,孩子们就已欢呼着散开。只有周天紧紧的拉着周筱的手碎碎念:“妹妹,要跟紧哥哥哟,不要太靠近河边,当心掉到水里去!”

周天拎着一个橡皮桶,和周筱两人紧跟着周海正,看周海正从下游开始,一路往上游撒网,周海正撒出去的网几乎每网都抛得又高又圆。不断有鱼被网上来,两兄妹手忙脚乱的把倒在岸上活蹦乱跳的鱼捡到桶里,同时又很默契的把长度两寸以内的小鱼扔回到河里。期间也不断能听到张家的孩子们惊呼的声音,周海正也要不时的去看看他们,再叮嘱上一番,以防发生什么意外。

当夕阳散尽最后一缕余晖的时候,周海正开始招呼着孩子们回家了。大大小小的鱼已装满了周天带着的小桶,其中有一条足有三斤重的大鲶鱼,有两条一斤多的鲢鱼,还有一条一斤左右的草鱼,剩下的就是三寸以上的小鲫鱼、小草鱼一类的各种杂鱼。张家的孩子一看周海正网了这么多的鱼,再看自己家的桶里除了有两条巴掌大的鲢鱼外,剩下的就都是些只有一两寸长的小鱼,全都焉儿了起来。

周海正笑了笑,把自家桶里的两条大的鲢鱼抓出来,放进了他们的桶里;“这两条大点的鱼给你们,回家让你们的妈妈给你们炖汤喝去吧!”

张家的孩子这下高兴了起来,又都跟在周海正的身后,蹦跳着往家跑。老大清灵更是直接:“周叔,你哪天还来捞鱼,告诉我们,我们还跟您一起来!”

周海正笑呵呵的答应下来。

待父子三人回到家里,天已经擦了黑儿,刘玉凤早已做好饭正等着大家回来,把饭桌放到院子里,一家人简单的用了晚饭。刘玉凤点起煤油灯把鱼都收拾了出来,除了留下最大的鲶鱼明天拿来炖了吃,剩下的都抹上盐,用麻绳串起来挂到院子的晾衣杆上,晾干了留着用来招待客人。

第二天中午,刘玉凤用大豆在做豆腐的人家换来了两块豆腐,和着那条大鲶鱼一起,做了一大锅鲶鱼炖豆腐,炖好了以后叫周天给毕大叔家送了一大碗,剩下的一家人吃了个肚儿歪,让周筱吃的觉得幸福无比!

隔了一个多星期,周海正禁不住张家那些孩子的央求,又扮了一次孩子王去捞了一次鱼,不过这次没能继续前次的好运,只网到三条最大仅有半斤多重的小草鱼,剩下的都是些更小的了,拿回来都被刘玉凤都做成了鱼干儿。

暑期一晃过了大半,周筱已经被周海正“教导”着复习完了全部三年级的课程,唐诗背到了一百五十多首,汉字也认到了一千五百多字,只是毛笔字周筱自认为进步不大,但周海正给出的评语是:三岁的孩子能写到这种程度已是实属不易。

周天三年级的课程也基本复习完毕,在八月二十号的时候,周海正给周天做了一次测试,周天拿了个双百。刘玉凤为此特意包了一顿鸡蛋黄瓜馅儿的饺子,做为对儿子的奖励。周筱也对自己哥哥的高智商惊叹不已,要知道,自已前世虽然学习也一直很优秀,但要比起哥哥的实力来还是自愧不如的。没想到因为自己的命运小翅膀一挥,把哥哥的潜力给发掘了出来,而此时看来,这种可发掘的空间还是非常大的!

而周筱最近也发现了一个问题,就是重生后,自己的记忆力增强了许多,几乎快达到了过目不忘的程度。例如,周筱把整本的《论语》仔细看过了两遍后,某一天突然想到其中的“述而第七”中第十六节,立即想到其内容为:子曰:“饭疏食,饮水,曲肱而枕之,乐亦在其中矣。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

马上把《论语》找出来,翻到那页一对,果然一字没差。闭上眼睛,再随意想一段再对,还是没错。

周筱内心狂喜,有了这个优势,就能在有限的时间里读更多的书来丰富自己,将来还可以多读几门外语,同时自己再努力一些,以后做起事情来就会更加事半功倍了。

评论

内部服务器错误 - 错误 3004

错误类型:写入文件失败。
请尝试执行下列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