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若只如初见_第一百五十章 不速之客

清博大数据 2017/8/19 4:08:34 阅读:90

十一长假后,鹿湾市公开考试选拔领导干部的工作拉开了序幕,所有参考人员首先进行笔试,笔试合格的人员按照一定的比例参加面试,面试过关的人员按照一定的比例参加体检,然后对录取者进行公示,一切只有等任命的红头文件下达后才算尘埃落定。

梅子的笔试成绩是所有考生里的第二名,第一名85.5分,梅子84分,相差1.5分。但梅子的成绩是报考锦屏区执法局副局长职位4个人里的第一名,第二名74.5分,第三名67分,第四名65.5分。笔试成绩刚一出来就有传言说这个职位早就内定好了,其他报告这个职位的人只不过是陪衬。

这个传言对梅子来说无疑是不利的,因为她知道自己的心里素质很差,一遇事就会紧张的睡不着觉,再加上这个因素她就更加害怕面试了。只能安慰自己听天由命吧,反正当初只是为了不辜负文局长的好意才答应去参加考试的,考不考得上对文局长有个交待就好。

前三名参加了面试,面试成绩出来后,笔试、面试总分梅子比第一名少了0.1分位居第二,总分第一名的人竟然是笔试第三名的人,面对这个成绩梅子苦笑一下认命了。

但也觉得相当不可思议,因为笔试成绩占总分的60%,面试成绩占总分的40%,这个结果也就是说面试成绩第一的人最少要比她高出26分才能出现。面试考管问的问题都是与行政执法工作相关的问题,虽然她紧张回答的不够好,但属于政府另一个部门的第三名,竟然能回答的高出她这个在这个岗位干了十几年的人26分,她对这个神一样的高人相当好奇。

总成绩一出来,结果已经很明显了,梅子没有再去管这件事。但这种突变却让鹿湾市政府的人很是津津乐道了几天,说什么话的都有,不乏讽刺挖苦梅子不自量力的人。

体检要求总分前两名的人参加,梅子按要求去参加了体检,但她明白这只是走个程序,结果已经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

但体检后考试结果却迟迟没有公布,一时谣言四起,都在传这次选拔工作营私舞弊现象严重,说是惊动了省里,省委组织部已经派人来调查了。这次考试可能要重新来过,有领导已经双规了,有领导已经被抓了……

体检过去一个星期后,选拔工作的结果在各种各样沸沸扬扬的谣言中终于出炉,梅子戏剧性的获得了锦屏区执法局副局长的职位。说是总分第一的人体检有问题,不适合这个岗位,所以由总分第二的梅子顺补上去。

在这次考试中起起落落的梅子成为轰动一时的新闻人物,霎时,关于梅子的谣言四起。有说梅子为了这个职位,与市里某个大领导进行了肮脏交易的;有说梅子为了这个职位行贿了市里相关领导的;有说梅子早就是省里某个领导情妇的;有说梅子为了得到这个职务在背后打黑枪告了市里某位领导,才引来了省里的调查组的……

而这些谣言里最好听的是,她在省里找了个男朋友,男朋友的父亲是省里某位大官,为了让她获得这个职位,故意找借口说总分第一的人身体有问题,打压了总分第一的人。

相对来说比较接近事实的谣言是,这次考试市里有领导徇私舞弊,买通了面试考官,让他家亲戚从笔试最后一名一跃为总分第一名,取代了本来应该总分第一的梅子,梅子气不过就去省里找关系告了御状,省里才派人下来查的。

……

任命文件下来之前,梅子按例去市委组织部接受了任职谈话。谈完话从市政府大楼出来,想到满天的谣言,梅子对去锦屏区走马上任心生胆怯,心情十分沮丧,她不知道参加一个考试怎么就考出了这么多可怕的谣言来,当初要知道是这样,打死她都不会去参加这个考试了。

她本来打算主动放弃这个职位,但冷静一想,就算她放弃了这些谣言也不会消失,而且不知道又会生出什么新的谣言,所以最后还是决定不要自己再生事端,且行且看吧。

梅子觉得好累好迷茫,要是厉杰在就好了,她抬头望了望天空明晃晃的太阳,真想厉杰呀!

自从厉杰走后,没有任何消息。没有电话,没有邮件,没有信,似乎从空气中消失了一样。梅子有时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梦到曾经拥有过厉杰。可看一看衣柜里他的衣物,电脑里那些照片,确信那一切都是真的。

每晚她都会到阳台上去看星星,相信在世界的某一个角落,他也在抬头望夜空,他们同时看到的某一颗星星会把彼此的思念、牵挂、祝福传达给对方。

秦东凯把简局长发展成了他掌握梅子动向的眼线,所以梅子参加考试的事他一直都在关注,当得知梅子笔试成绩后,他知道不用他帮忙梅子应该可以得到那个职位了。没想到面试后却出现了第三名变成第一名的结局,他当然明白这是有人暗箱操作的结果,所以他动用关系让组织部的人插手了这件事。

他知道今天鹿湾市委组织部找梅子谈话,觉得是时候找梅子谈谈了,如果她有意仕途,他以后会帮她,让她走上她能走到的最高位置,所以今天他专门自己开车从省城赶来见她……

他卡着梅子去见组织部人的时间赶来,没有与鹿湾任何人打招呼,坐在车里等梅子出来。

自从上次在苏州一别后,两年了他没有再见过她,只是在每年过年时通个电话问声好。今天的见面他心里没有底,不知道她会用什么态度对他。他坐在车里越来越紧张,手心开始出汗,只好用抽烟来镇定自己。心里纳闷,混到今天什么世面没有见过,今天见梅子竟然紧张成这样,真不可思议。

忽然,看见那个熟悉的身影从大楼里徐徐走出。是她!眼睛都快瞅成对眼的秦东凯在心里发出一声低呼,很快脑袋一片空白,身体僵在了那里。

只见她远远地走下台阶,秋风顽皮地掀起她的衣角,温柔地拂着她的长发,她伸手将脸上的头发往脑后顺了顺,神色温柔似水,只是缕缕伤感从温柔中一丝一丝地溢出来,最后完全淹没了她。

走完台阶,她抬头仰望着天空,脸上的表情很温柔、很温柔,像是在思念远在千里之外的恋人,让看到她的人都觉得自己的心被她的伤感和温柔深深地牵动着。

秦东凯的心被扯的一阵一阵的痛,他明白了这样的她是不会对仕途感兴趣的,他今天是白来了。急忙从口袋里掏出烟,往嘴里塞了一根,低头摸出打火机,“咔嚓”一声点燃,深深地吸了两口,从鼻孔里吐出一股浓浓的烟雾,然后用他那修长的手指在烟灰缸里按灭了烟,发动车向她开去。

一辆奥迪静静地滑到梅子身边,她赶紧很自觉地往旁边让了让,车却停了下来。大敞的车窗里戴着金丝边眼镜神态儒雅的秦东凯微笑着坐在司机位置上看着她。

她的眼中闪过一抹惊讶,随后,皱起眉头嗔怒地瞪着他,接着她好像跟他一样,陷入了某种两难的情绪中。两个人一个在车里,一个在车外,谁也没有说话,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烟味。

他们的眼神很快交会,他不知道该往她那双清澈的眼睛里注入怎样的语言,呵呵笑着打开车门说:“你是想让鹿湾的人全都知道我们是同学吗?我可不介意,你再不上来我就下去了。”

梅子恶狠狠地瞪他一眼,无奈地坐进了车里。“是你搞的吧,现在你可满意?我成了鹿湾臭名远扬的政治女人。”

“不要太往心里去,谣言止于智者。”秦东凯满不在乎地说,果然与自己猜想的一样,她对仕途根本没兴趣,既然这样她怎么会参加这次考试呢?

梅子叹口气说:“说的轻松,我是女人,而且是个单身女人,这样的名声以后怎么嫁人?”梅子心想,幸亏厉杰是懂她的人,他才不会信这些谣言呢,真希望他在跟前,他现在在哪儿呀?

没想到秦东凯唇边抿着抹讥笑,冷冷地说:“你有男朋友了?如果你的男朋友都不了解你的为人,相信这些乱七八糟的谣言,这样的男朋友最好趁早分手!”

梅子愕然看了看他,闭嘴彻底无语了。

秦东凯本来想找个地方坐下来与梅子聊聊,梅子说算了就在车里聊吧,省得被人看见又惹出流言蜚语。秦东凯把车开到一个僻静处停下,看着梅子说:“你什么时候离的婚?”

“去年。”

“有男朋友了?”

“不知道你说什么?”梅子偏头看向窗外,脑子里闪过厉杰的身影,他这会儿在干什么?

秦东凯眼神闪了闪说:“你应该找个男朋友,重新开始新的生活,需要我帮你介绍吗?”

“以后再说吧。”梅子快速从脑子中清除了厉杰的身影,平静地说。

“你怎么会报名参加这次考试?”秦东凯还是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梅子叹口气说:“市局的文副局长是我的老领导,是个好领导,对我一直不错。他走后我就受现在单位领导的打压,他建议我参加这次考试,考上后就可以换个单位摆脱现在的领导了,为了让自己日子好过一点我接受了他的建议。”

……

年底,随着人大、政协、政府的换届选举,人事进行了大变动。简局长再过几年该退休了,升了正处高高兴兴去政协养老;文局长出人预料地接替了简局长的位置;锦锈区行政执法局石局长被调到了垃圾处理场当场长;章文亮感觉到自己实在无法胜任办公室负责人一职,还算有自知之明,自动辞去了职务。

春节前的一天,下班回到家的梅子,迎接了一位不速之客——阿健。

见到表情肃穆,眼含悲凄的阿健,梅子内心产生了深深的不安和惶恐,心一点一点提到了嗓子眼。进门后,阿健默默地递给她一个盒子,示意她打开。梅子颤抖着手轻轻打开了盒子,最上面是一张烈士证。

梅子的脸倏的一下变得煞白,心仿佛被突然戳了个洞,漏掉了所有的思维,目光呆滞,嘴里充满了腥甜咸涩的味道,发不出任何声音……

梅子的表情吓坏了阿健,他摇了摇梅子喊:“梅子,梅子,你怎么了?”见梅子没有反应,继续说:“梅子,你哭一下,哭一下会好受一些。”梅子却在他的摇晃中软软地倒下了,阿健一把抱住了她。

一种从骨髓里透出来的疲惫,瞬间流淌在四肢百骸,梅子突然觉得很瞌睡,想躺下来睡觉,努力和睡意抗衡了一会儿,但很快意识就涣散了,菡菡的哭声,阿健的喊声离她越来越远,越来越远……

茫茫洪荒中,寂静一片,她不知道自己处于什么地方,惊惶四望,没有见到一个人,想喊,喉咙却发不出声音。突然见前方模模糊糊有厉杰的影子,她高兴地大喊着“厉杰”向他扑去,他却没有如往常一样,带着满身的阳光和温暖的笑容张开双臂迎接她,反而漠然离去。

她迟疑了一下,忍不住向他追去,他回身摇着头黯然凄凉地看着她,眸中满满的哀伤触动了她,霎时脑子里划过一个小小的模糊的面容,心头一紧,缓缓地止住了脚步。

“妈妈”“梅子”在一声又一声急促地叫喊声中,梅子睁开了眼,看到一大一小两张脸,菡菡的满脸泪痕,阿健的焦灼不安,一时有些迷茫,没有明白是怎么回事。

她怔怔地盯着阿健,阿健酸楚地躲开了她的目光。霎时,梅子心中凌乱如麻,惊悸、恐慌和绝望挤胀在胸间撕扯着她,痛疼难忍,仿佛一只巨爪突然插入胸口,猛然挖走了她的心脏,在一阵灭顶的痛感后就感觉不到痛了,只是觉得空虚,彻头彻尾的空虚。

阿健交给梅子一支录音笔,说是厉杰留下的。她紧紧地抱着盒子,攥着录音笔,静静地听阿健告诉她和菡菡事情的经过。

“厉杰追踪‘天火之神’组织的踪迹来到法国,在一次行动中,对方用几个被厉杰追踪人的性命为诱饵,捕杀了厉杰,连具完整的尸体都没有……”阿健流着泪讲述了事情的经过,顺手给菡菡擦了擦眼泪。

“那支录音笔是他录的,里面是他最后的遗言,盒子里都是他给你的东西。”阿健擦干自己的眼泪,看了看面如死灰的梅子说:“梅子,你的脸色不好,我把菡菡带走,你好好休息一下,想哭就痛痛快快地哭一场吧。”

一晚上,梅子不吃不喝不睡,坐在地上,抱着厉杰的东西,流着泪反复听录音。

厉杰沉重的声音:“傻丫头,当你听到这段录音时,我已经到另一个世界等你去了,不要伤心,不要难过,好好带大菡菡。我的傻丫头,我非常不愿意对你说三个字,但我现在不得不说,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又一次失信于你,不能实现我的诺言了,请原谅。我的傻丫头,我爱你,非常非常地爱你……”厉杰的声音有些哽咽,中断后再次响起。

“傻丫头,我留了一些东西让阿健转交给你,你一定要收下,接受我的安排,否则我会不放心的。并且我希望你开开心心、快快乐乐地活着,不管遇到什么都要努力活着,并且代我好好活动着……”

盒子里是北京的、英国的、法国的房产证,钥匙及一张银行卡。

第二天一早,阿健带着菡菡急匆匆从宾馆赶了回来,他实在不放心梅子。但进门后看到的却是一个正常的没法再正常的梅子,她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做好了早饭,微笑着与他们打招呼,笑容很温暖。

吃完早饭,梅子微笑着淡淡地看着阿健说:“对不起,阿健,我不能听他的,我希望你能帮我,把那些东西给他的父母、家人,我什么都不要。”

阿健一副早就知道会这样的表情,叹口气看着梅子说:“果然与他说的一样,梅子,实在报歉,我帮不了你,因为他料到你会这样做,所以已经将这些房产赠与给你,并且办好了过户手续,银行卡是你的户头,上面钱并不多,密码你猜得到。至于他的家人,他早就安排好了。”

利来国际注册送18.
沙龙365国际娱乐吧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沙龙365国际娱乐吧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沙龙365国际娱乐吧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37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