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我的江湖_第八章 新娘13

清博大数据 2017/8/18 20:31:06 阅读:92

林枳看出我的游离,道,“小七,江湖险恶,人更不可貌相。况且……”

“什么?”

林枳似乎犹豫了好久才最终决定出口,“本来是不想和你说的,但怕你多想还是和你说实情吧。知道三皇子上位后为什么一直没动纭昭吗?”

我看了看他,“方才不是说了和秦瑟小姐婚事?”

林枳最终叹气摇头,“还真是搞不懂他到底是怎么想的。有那么一个天然的护身符不用,纭昭反倒在国主面前立下了军令状,说动乱未平何以为家?还亲自负荆到秦府请罪,甚至还不惜当着秦小姐的面来揭露自己生母曾是罪奴的疼痛伤疤,以出身卑微、体内还有一半的血统也为罪奴的话来推脱与秦小姐的婚事。纭昭说,他不想因他而连累了秦瑟小姐终身的幸福,更说要发誓替东冽铲除这个以游弦为首的最大逆党,以偿还国主以及秦瑟小姐的厚爱之情。”

我有些反应迟缓。

林枳狠狠地敲了下我的脑袋,道,“笨蛋,纭昭是要用清除游弦一党来换得自由之身,他说他要用游弦的人头来换和秦瑟小姐解除的婚约之盟!”

好吧,我承认自己在某些方面的后知后觉。

就像阿枳对我说的那样,他说纭昭要用游弦的人头来换他解除婚约的自由。我依旧没能弄懂,那个游弦,他到底会有什么分量,能和我的少爷相提并论。

可林枳的表情却是非常的难看,他伸出手指狠狠地戳我额头,边戳边还在嘴里不停地念叨,“真想戳破你的脑袋!也不知道纭昭他到底是怎么想的!”

不过,被他这样一戳,反倒令我想起更重要的事来。于是便将从阿刃那里听来有关游弦身世的故事一并也都讲了。只是,故事到了最后,我并没有提及心月。可能是我在潜意识中对于那个当时还不满三岁的娃娃产生了怜悯,既然人都已经不在了的,又何苦再被这世间的枷锁给无情禁锢?

于是便自作主张地给屏蔽掉了,林枳听完后倒是没说些什么。可伏蕖的神色却是变了,一向淡定的语气也透出了从未有过的兴奋跟紧张。

他道,“小七你先回去吧,估量着时辰,那个小夕也该差不多从里面出来了。而有些事情,我需要马上回去和纭昭禀报。”

“三哥”!林枳一把揪住了急于动身的伏蕖。

伏蕖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的失常,遂也稳了稳情绪道,“小七,你此次回去也一定要小心为上。还有你说的那个游弦,消息很重要,可是具体怎样,我还需要回去确认一下。你这边也多留意着,等我下次回来再给你个确切的答复。哦对了,还有,这回把阿枳给你留下吧,你深陷虎穴太久,我们终是放心不下的。有阿枳在,这回也不会是再留你一人孤身奋战了。相信我们就在你的身边,有哥哥们保佑着你,你也定会平安无事的完好归来。”

他反握了下我的手后,便眨眼间消失于夜色之中,真的不见了。

赌场发牌的人叫什么.
缅甸老百胜信誉赌场开户电话咨询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缅甸老百胜信誉赌场开户电话咨询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缅甸老百胜信誉赌场开户电话咨询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64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