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若只如初见_第四十二章 毕业实习

清博大数据 2017/8/23 14:10:59 阅读:88

梅子他们大学的最后一学期是在滨海市一家石化厂实习,实习结束回到学校进行论文答辩,然后就各奔东西,宣告四年的大学生活结束。

班主任说全班同学将由石化厂随机分到不同的装置,梅子他们开玩笑说,看哪些人有缘会被分在同一个装置。梅子被分到了裂解装置,没想到分到裂解装置的还有秦东凯及另两位男生。得到这个消息,梅子苦笑着想,看来她和秦东凯还真有缘。

每天早上他们坐班车去石化厂,晚上再坐班车回学校。实习的第二天早上,秦东凯在班车点见到梅子,什么都没说,伸手就把自己的饭盒塞进了梅子提着饭盒的网兜里。

梅子与秦东凯走的很近,而且也有传闻说他们在谈恋爱,所以秦东凯这样做,另两位男生更加深信他们是恋人,对着秦东凯挤眉弄眼的说:“我们苦啊,只能自己抱着饭盒了。”秦东凯装没听懂,把话题扯到了毕业论文上。

梅子很无语,以秦东凯与她的交情,她没法拒绝帮秦东凯提饭盒这种小事。解释吧,只怕是越描越黑,只能任大家误会。

午饭时间到了,秦东凯去梅子那里拿饭盒,“顺便”拿上了梅子的饭盒,朝她喊道:“开饭了,打饭去了。”

梅子只好跟上他,走出操作室后,她小声说:“把饭盒给我吧,我自己来。”

秦东凯没理她,自顾自地走向餐厅,梅子只能大步跟上他。

打饭时,秦东凯拿着两个饭盒,根本没有咨询梅子的意见,打了一浑一素两个菜出来。找到位置坐下来后,梅子给他饭票,他说:“以后我们一起吃饭吧,有浑有素,营养搭配均匀,有利于身体健康,饭钱两人一起平摊。”

其实这个建议是很好的,只是梅子不想与秦东凯有太多的接触,但秦东凯救过她两次命,她实在说不出口,就低着头犹豫着说:“这样不太好吧,会让人误会的。”

“有什么好误会的,只是在一起搭伙吃饭而已,学校这种事多了去了。”秦东凯解释说。

秦东凯这样说,梅子如果再坚持,反而有自做多情的嫌疑,她只好勉为其难地答应了。

吃完饭,秦东凯理所当然地把饭盒扔给梅子清洗,秦东凯的这些举动让周围人一点都不怀疑他们是一对情侣。梅子苦恼地想,误会就误会吧,反正快毕业了。

每天上班,他们四人寸步不离地跟在师傅后面学工艺流程、学设备、学操作,翻看从师傅处借来的各种资料。日子过的即新鲜又充实,与大学生活完全不同。

乙烯裂解炉是乙烯生产装置的核心设备,生产能力及技术的高低,直接决定了整套乙烯装置的生产规模、产量和产品品质。进入裂解炉的原料在对流段预热,经文丘里管流量分配器分配到裂解炉中4组32根炉管中进行裂解反应,然后再到分馏塔,在不同的温度段,分馏出不同的馏分油。

在这个过程中炉管会结焦,结焦会降低炉管的使用寿命,从而使乙烯的收率降低。所以,秦东凯的论文选择了《论乙烯裂解炉炉管寿命》。

分馏塔中布满了塔盘,塔盘的水平度决定了塔盘的持液量和流动性,影响塔盘上液层高度、气相分布均匀程度,进而影响塔盘效率和分离精度,决定分离产品的质量。所以,塔盘的水平度是塔类设备制造的难点和关键点,梅子的论文选择了《浅析塔盘水平度的质量控制》。

为了摸清楚装置和流程,写好论文,梅子他们常常要跑到现场,爬到裂解炉上一点一点走流程,查看装置结构,观察物料的反映情况,实在搞不懂的,再去问师傅。

一天,他们从几十米高的裂解炉上汗流浃背地爬下来,热的嗓子快冒烟了,操作室里的纯净水却一滴都没有了。

当班班长给了他们一张水票,告诉他们去值班室取一桶水。显然师傅们在等他们这些实习生回来换水,这是有实习生的地方普遍的现象——拿实习生当劳力,秦东凯很识趣地拿上水票去了值班室。

很快,他一手提着一桶纯净水,一手推开操作室的门走了进来,朝大家笑了笑,小心翼翼地走向墙角的饮水机。

当他拔倒扣在饮水机上那只粘满水珠的空水桶时,没想到用劲太大,把饮水机也带起来,然后饮水机重重地落回原地,如不倒翁似的摇个不停,饮水机口的积水被带了出来,洒在了他和坐在饮水机旁的一位师傅身上,师傅怒瞪了他一眼。

秦东凯脸一红,不好意思地连声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因为这一插曲,当他抓起装满纯净水的桶,倒立起来,往饮水机上扣时,可能是第一次操作换纯净水,也可能是太紧张,还有可能是刚才拔桶的时候手上沾了水打滑,总之,不知道怎么回事,水桶“碰”的一声脱手而出,重重地摔在了地上,一个劲地划着圆圈,桶内的纯净水不停地往外溢。

“你咋搞的?会不会换水?”

“这桶水已经污染了,不能用了。”

“小心点,如果洒在设备上会出事故的。”

……

顷刻间,整个操作室就像被捅的马蜂窝,聒噪起来,秦东凯满心委曲不知所措地呆愣在那里。

梅子的心被紧紧纠起来,她赶紧从地上把水桶拽起来,水并没溢出多少,拿过抹布仔仔细细把桶擦干净。

这时班长说:“好了,好了,你们少说两句,他一个实习生,没有换过水,出点差错很正常。”

秦东凯再次搬起水桶扣到了饮水机上,说了声对不起,低头匆匆走出了操作室,梅子跟了出去。

当秦东凯和梅子回到操作室后,刚才那几位说怪话的师傅主动找话跟他说,问他学习上有没有困难,有什么搞不清楚的只管问,还想要什么资料告诉他们,他们帮他借……

很快秦东凯又感动的眼睛红了。

其实师傅们并无恶意,只是习惯了指使实习生做事,遇上事习惯了指责实习生,身为实习生,这种委曲是肯定会碰上的。

凡事总有两面性,因为这次委曲,师傅们对秦东凯心存内疚,总是格外照顾他,在写毕业论文时得到了师傅们的大力帮助,论文最终获得老师的高度好评,老师帮着修改后推荐到一本学术刊物上发表了。一毕业就发表过论文,这使他在找工作时比别人多了项优越条件。

太阳城亚洲 sun game.
威尼斯人送188彩金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威尼斯人送188彩金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威尼斯人送188彩金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26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