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喜乐99客户端! 注册 客户端下载
作文 > 初中作文 > 初一作文 > 写人作文 > 人生若只如初见_第一百二十六章 恼怒控诉

人生若只如初见_第一百二十六章 恼怒控诉

2017/8/21 10:34:55

回鹿湾后,梅子坚持要举办一个婚礼,因为在鹿湾不举行婚礼,被大家视为没有结婚,是会引起一些闲言碎语的,她实在不愿意招惹这种没有意义的闲话。

蒋伯同不同意,梅子只能告诉他不举行婚礼就同意离婚。最后,蒋伯同勉强同意了举行婚礼。

婚礼那天,蒋伯同穿着一身军装,连结婚礼服都没有买一套。梅子买了一身衣服,租了一套婚纱,租了一辆婚车,她知道寒酸的让人心痛,可她实在没有钱。

蒋伯同没有叫任何亲朋好友,梅子也没有叫家人。她不想让家人见到她的不堪,所以来宾全部是梅子在鹿湾的同事、朋友和同学。

婚礼在没有亲人祝福的情况下,在一片凄凉中完成。

日子一如既往的过,只是梅子不再对蒋伯同报有任何希望。他要回来,是他的权力,她阻拦不了,听之任之。

他要做夫妻之间的事,她也不反对,只是私下里吃着避孕药。所谓夫妻之间,相敬如宾也好,相敬如冰也罢,始终维持着一种互不打扰的状态。

过去的一切不愿和不甘已经渐渐淡去,不再抱怨,不再恨。

闲暇之余,她泡壶茶,抱本书,沉浸在自己的书海王国中,与人无争,遇事不强求,默默地过着日子,但那股欲要摆脱蒋伯同的意志却不曾减少半分。

她在这种恬淡的心境下等,一直在等,等待他厌倦了主动提出离婚的那一天;或者等待他“红杏出墙”,她离婚理由充足,他不得不离婚的那一天。

她知道,他也在等,他在等转业的那一天,好借她做跳板转业到鹿湾。他是个聪明人,这或许也是他同意结婚的原因吧。

好在他回家的日子寥寥无几,大多数时间只有她自己,基本过的是她喜欢的生活。

一晃三个月过去了。

年底梅子单位发了不少奖金,她用这笔钱添置了一些家中用品,买了一台电视机,还了一些账。

电视机搬进家门的那天晚上小区停电,梅子没有做饭,一个人坐在黑暗中,觉得房子特别安静,静的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突然,楼道里传来重重的脚步声,似乎离门越来越近,刹时梅子的心慌乱不堪,产生了恐惧感。其实她知道这是楼里住户上楼的脚步声,只不过因为没电,家家户户的电器都停用了,噪音少,而自己又安静的坐在房中什么都没干,无形之中把声音放大,自己的心里作用而已。

无聊的梅子趴在窗台上,想寻找一些让自己心安的东西,可只能望着窗外晶莹剔透轻舞飞扬的雪花,有些调皮地撞一下玻璃,不急不徐慢慢随风而去,说不出的温柔,又好似带着些不舍。

一片片雪花压的梅子心里酸酸的,她紧紧抱着自己的双臂,瞪着无边的黑暗,幽深的眸子中盛满了孤清寂寞。

距离春节还剩一个星期,一个周五的晚上,梅子正在冰冷刺骨的水中,用手一点一点揉洗着被子、床单。听到敲门声,看看时间,知道是蒋伯同回来了。她擦干手上的水,搓着已经冻的通红麻木的手去给他开了门。

那天晚上,蒋伯同拿出几张精致的明信片说:“要过年了,你给我家人写明信片吧。”

梅子诧异地问:“为什么让我写?你自己不能写吗?”

蒋伯同盯着梅子说:“你写与我写不一样。”

“没什么不一样,你自己写吧。”梅子冷淡地说。

她当然知道不一样,写,不是不可以,可他只记得他有家人,自己没有家人吗?

蒋伯同有点恼了,“你是我老婆,你必须写。而且还要给我姐他们每人寄200元钱,给我父母寄500元钱回去,过年我回不去。”

梅子冷冷地盯着他说:“哦,我是你老婆就要给你的家人寄明信片和钱?你是我老公是不是也该给我的家人寄明信片和钱呢?”

蒋伯同愣了一瞬,躲开梅子的目光说:“你应该寄,我家人对你那么好。”

“哈哈,你的意思是不给我的家人寄,是因为我的家人刻薄了你,对你不好?能不能告诉我,我家哪一个人刻薄了你?哪一个人对你不好?”梅子讽刺地轻笑着说。

“你不要无理取闹,你必须寄,我每年都寄的。”蒋伯同怒声道。

梅子冷冷地说:“蒋伯同,你每年都寄,是你的事,与我无关,要寄你寄,我是不会寄的。你摸着良心想想,我和你一起去你家,你家人有谁问过我一声,给过我一分钱?我不是稀罕他们的钱,只希望他们能有一句话,有句话说明他们至少还承认我的存在,可有人说吗?你的家人就是这样对我好的?”

蒋伯同眼光闪了几闪,恼羞成怒地吼道:“他们谁又说过你一声不好了?你怎么知道他们没有一句话,你又怎么知道他们没有承认你的存在?”

梅子笑不达眼地说:“因为我没有听到任何一个人在我面前说过,我也没有从你那里听到有谁说过。”语气相当肯定。

蒋伯同放低声音说:“他们说过,给我说的,只是我忘记给你说了。”这话怎么听都觉得假的可怜。

梅子扯了扯唇角淡淡地笑了,“其实,他们说不说我无所谓,他们承不承认我的存在我也无所谓,我更不稀罕他们的钱,大家不投缘大不了不来往就行了。当然,你要是能同意离婚这些问题就更不存在了。”

“可是,你大姐病了,你让我给500元钱,给了吧;你二姐生孩子,你让寄500元钱,寄了吧;现在该过年了,你又让给他们寄钱,凭什么呀!他们不知道我们欠着上万元的债吗?就算他们不知道,难道你也不记得我这还欠着近7000元的债,你那因为你们家买楼房也欠着5000元的债吗?你的父母都有退休工资,你大姐夫妻俩是厂里职工,你二姐夫妻俩是老师,他们好像都不缺钱吧。最缺钱的是我,所以,你能放过我吗?”梅子越说越激动,无形中声音高了起来,最后气的坐在沙发上背对着蒋伯同,看都懒得看他了。

蒋伯同张了张嘴,没有说出话来。沉默了一会儿,他坐近梅子拉了拉她的胳膊小声说:“他们不知道我们欠着债,我当然记得我们欠着债,但钱还是要寄的,少寄点吧。”

梅子不知道蒋伯同嘴里还有没有一句真话,他欠5000元债是他母亲说给她听的,否则她还不知道。

现在他竟然说他的家人不知道他们欠债。

梅子的背僵了僵,揉搓着发痒的手哀伤地说:“蒋伯同,你是不是觉得我在鹿湾捡钱呢?如果真是这样,我再傻也应该先对自己好点儿吧?捡到钱先买个洗衣机,也就用不着在刺骨的冰水中用手洗衣服了吧?”梅子说着把自己皱白中泛红的手伸到了蒋伯同的眼前晃了晃。

“而且,你能告诉我鹿湾有哪个女人不是家具家电齐全才结婚的?不说鹿湾了,就说你的姐姐们吧,她们哪一个是没有洗衣机就结婚的?可我呢,我过的是什么日子,到现在还在刺骨的冷水中用手被子、床单。他们看不到,你眼也瞎了吗?更何况,就算我在鹿湾捡钱,凭什么我辛辛苦苦捡来的钱要给他们?”梅子痛心疾首地说。

面对梅子声泪俱下地控诉,蒋伯同没有勇气吭气了。

梅子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心境平复下来,忧郁地看着蒋伯同低声说:“蒋伯同,其实,这些困难都是暂时的,现在吃点苦就吃点苦,我不怕,也无所谓。但是,你做这些事的时候想过没有,我不是像孙悟空一样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我也是父母生养的,也有亲人,你是你亲人的至爱,我也是呀!你在考虑你的亲人时,一点都不考虑我的亲人,你让我情何以堪?”

蒋伯同彻底沉默了。

考虑到春节是蒋伯同父亲的生日,梅子还是给他父母寄了200元钱回去,也把明信片寄了。

梅子的这场控诉似乎对蒋伯同触动很大。

从这以后,蒋伯同回来的更勤了,不再像过去那样胡乱花钱,开始学着精打细算存钱还债了。并且包揽了家里洗衣服的工作,只让梅子洗一些自己简单的衣服。

两人的关系逐渐有了起色,蒋伯同开始陆陆续续给梅子讲一些他的事。有一天,他很得意地炫耀起他和几个女人的事。

他说他13岁刚上初中那年秋天,有一天到一个同学家去玩,同学不在家,只有同学已经工作了的姐姐在家,同学姐姐很热情地招待了他,陪他聊天等同学回来。

两人聊的越来越投机,后来姐姐说背上痒,背对他掀起衣服让他帮着看看是不是有虫子,他看了后说没有虫子。姐姐又说虫子可能跑前面去了,让他到前面看看,他到前面看到的是姐姐撩开胸罩突然跳出来两只顶着红豆豆白白胖胖的小兔子。

他惊奇又紧张地瞪大眼睛傻盯着小兔子,姐姐笑眯眯地向他走近一步,小兔子轻轻晃起来,看着这样可爱的小兔子,他的血一下冲到了头上,心跳加快,头晕目眩,不自觉浑身血脉膨张。

很快姐姐把他带进自己的卧室锁上了门,教他做成人游戏。

从此,他喜欢上了这个成人游戏,有空就去找姐姐做,这个游戏一直做到他当兵走。

上高中后,他和班上一个漂亮的女生好了,经常到处偷偷摸摸找地方做成人游戏,无心学习。

父母知道后,为了管住他,把他反锁在房间里,他就把窗户撬开,溜出去找那个女生。

有一天外面下着雪,他又溜了出去,被父母发现他不在后,父亲跟着他留在雪地上的脚印找到了女生家。

刚好女生家没人,他们正在做成人游戏,他父亲在外面喊叫敲门,他根本不理,继续和女生做下去。

他上军校时,有一天没事干,上街溜达,碰上一个女兵买衣服,他就上去搭讪,给女兵参谋,等女兵买好衣服跟女兵去了她家,把她拉上了床……

听了蒋伯同这些经历,梅子被骇的目瞪口呆,震惊地心刹那间腾起,控制不住地颤抖,砰然坠地,渐渐沉入幽深的黑暗。

以她的认知,无法理解他的行为,更无法接受他的思想,隐隐约约觉得他的心理有问题。他对男女关系的随意,在情爱上的反常,不像她接触过的任何一个正常人,是一个她眼中的异类。

担心他是因为13岁经历的影响,梅子很小心地提议他去看看心理医生。他听后很生气地大声说:“我很正常,不需要看心理医生。”



我要点评:人生若只如初见_第一百二十六章 恼怒控诉

关于我们 | 营销合作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服务协议 | 投稿须知 | 问题反馈 | 联系我们

京ICP备72338号-2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编号:1101852150号   喜乐99客户端防网络诈骗专栏

喜乐99客户端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13 lp-ep.com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