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馗斩妖除鬼记_第三十七章 地魔灭亡

2017/8/14 22:28:09 | 作者:从余东风 | bet365娱乐手机客户端首发

钟馗斩妖除鬼记_第三十七章 地魔灭亡

作者:徐东风

钟馗来到天庭,拜见金铙大仙,金铙大仙笑说:“真君何事到访?”钟馗笑说:“我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凡间出了个地魔,他的魔笛甚是厉害,我想请大仙帮我破地魔李岩的魔笛神功。”金铙大仙说:“这个容易,你带我去会会他。”钟馗和金铙大仙两人于是向龙珠湖飞来。

话说李岩大闹地府后元气大伤,正在用龙珠调息疗伤,突然听到钟馗和金铙大仙不断在上空怒喊:“妖魔李岩出来,和我们大战三百回合。”李岩大怒,用龙珠唤醒地龙,拿起笛子骑上地龙腾空而起,双方对垒,李岩对钟馗说:“好你个钟馗,又来送死。”钟馗怒说:“地魔,今天就是你的末日。”李岩施法,放出万千厉鬼,钟馗立即打开蝙蝠扇放出吸血蝙蝠,双飞大战,李岩举起笛子想吹响魔音,金铙大仙拿出一对金铙对着李岩就是用力猛猛一敲,只听到“嗙”的一声巨响,李岩和钟馗都被震飞三丈。李岩努力吹响笛子,金铙大仙拼命拍打金铙,双方在努力斗法,李岩的魔笛让人心神意乱,金铙大仙的金铙让人震耳欲聋,双方斗了几个时辰,钟馗把万千厉鬼收进葫芦里,金铙大仙眼看不敌,钟馗立即骑着吸血蝙蝠直杀向李岩,李岩大叫一声:“不好!”钟馗一剑就把李岩劈死。

李岩灰飞烟灭后,钟馗和金铙大仙下到龙珠湖下面,看到李地王的尸体在保存在湖底,两人于是将其托起,一把火将李地王的尸体烧了,龙珠湖里的黑云和雾气渐渐消去,地龙大叫一声落到挂榜山成为群山连绵的山峰,龙珠却被钟馗收为己用。钟馗看到龙珠湖又恢复了昔日的秀丽和平静,于是和金铙大仙飞空离去。

消灭了地魔,阎王和地藏菩萨施法恢复地府,孟婆也施法重建了奈何桥,等黑白无常把李地王的鬼魂拉入地府,阎王大怒说:“鬱林人士李地王,生前做恶多端,还生了一个魔鬼般的儿子李岩,差点把我地府给翻了。给我打入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超生。”判官见判得怎么重,在旁边连忙劝阻说:“阎王是不是有点公报私仇了?”阎王一巴掌就打向判官,怒说:“你这个奴才,李岩大闹地府的时候你一个人先溜,他儿子差点把我的地府给占领,搞得本王差点没有安身之处!我这样对他已经算是仁慈了。”判官捂住脸不敢再说话。黑白无常立即把李地王拉下。

李愬生母早逝,由晋国夫人王氏抚养,八岁那年,王氏去世,李晟因为李愬不是王氏的亲生儿子,只命李愬穿缌麻丧服为王氏服丧,李愬哭叫着说:“我不愿意,她是我的姨娘,我要穿白色的孝服。”李晟被其感动了,于是让他穿对生母的齐衰丧服服丧。韦柳红的母亲从小也体弱多病,生下柳红后没多久其母亲也去世了,小柳红经常来李愬家玩,李愬与柳红两人青梅竹马。也许是从小有丧母的遭遇,韦柳红与李愬感情非常要好。李晟每次看到小柳红,都对众人笑说:“小柳红和我儿子李愬一定有三世情缘,不然他们怎么这么要好”。众人大笑。

吐蕃对李晟极为畏惧,吐蕃相尚结赞尤为厌恨李晟。尚结赞对吐蕃赞普说:“寡人认为大唐的名将只不过是李晟、马燧、浑瑊三人而已,不去三人,必为我忧。”赞普对尚结赞说:“公有何良策?”尚结赞于是在赞普耳边说:“我们可以实施反间之计,派遣使者通过马燧请和,请和之后就进行会盟,再通过会盟之际劫虏浑瑊,来出卖马燧。这样我们就可以一箭双雕。”赞普大喜,令尚结赞立即去办。

贞元二年(786)九月,吐蕃用尚结赞之计,兴师动众进犯陇州,抵达凤翔,没有掠夺,并且说:“李晟召我来,何不以牛酒犒劳?”然后慢慢退去,想以此来离间李晟。德宗对李晟深信不疑,并没有上尚结赞的当。李晟对衙将王佖说:“你率领精兵三千人埋伏在汧阳,蕃军过城下,勿击首尾,首尾纵败,中军力全,若合势攻汝,必受其弊。但俟其前军已过,见五方旗、武豹衣,则其中军也,突其不意,可建奇功。”王佖按着李晟所指示率军来到汧阳,尚结赞带领将士在汧阳城下耀武扬威,尚结赞大笑说:“大唐将士孬种,有胆量出来跟我大战三百回合。”汧阳守将见自己兵少将薄,不敢出战,尚结赞正得意慢悠悠的带领大军通过汧阳城的时候,王佖看到其五方旗、武豹衣的中军,突然出击,尚结赞的大军大乱,汧阳的守军看到援兵到来,个个群情激愤,突然杀出,吐蕃的中军受到毁灭性打击,尚结赞大败,落慌而逃,王佖的士兵因为不认识尚结赞,使其得以逃脱。

十月,李晟派步骑兵五千袭击吐蕃摧沙堡,遇吐蕃军二万,李晟横刀立马,对将士们说:“你们都给我死战,临阵脱逃者皆斩。”于是一阵横击,吐蕃军大败,李晟军乘胜追击,攻占摧沙堡,烧毁吐蕃军资蓄积而还。尚结赞见打不过李晟,多次遣使假装求和,李晟回到长安朝见,上奏说:“戎狄无信,不可许。”宰相韩滉支持李晟的意见说:“吐蕃狡诈,不可相信,请皇上调发军粮供给李晟,令其率兵攻击吐蕃”。德宗经过北方大乱后正厌战,疑心将帅生事以获取功劳,所以犹豫不决。不久适逢韩滉去世,张延赏执政,与李晟不和,张延赏多次在德宗面前诋毁李晟说:“将帅功高就会盖主,安禄山就是一个例子,不能让李晟长时间掌管兵权,应该用刘玄佐(刘洽)、李抱真主持西北边事,让他们立功来压制李晟,保持将帅大权的平衡”。德宗采纳了张延赏的意见,削去李晟的兵权。册封李晟为太尉、中书令。

贞元二年冬,吐蕃大将尚结赞陷盐、夏二州,各留兵守之,尚结赞大军屯于鸣沙,自冬及春,羊马多死,粮饷不继。德宗以马燧为绥、银、麟胜招讨使,令与华帅骆元光、邠帅韩游瑰及凤翔诸镇之师会于河西进讨。马燧出师,次石州。尚结赞闻之惧,遣使再次假装请和,吐蕃使者对马燧说:“请重立盟誓,则蕃军引去。”德宗不许。赞普又遣其大将论颊热厚礼卑辞申情于马燧请和,马燧频表论奏,德宗坚不许。双方对垒了几个月,互有胜负,马燧对众将领说:“吐蕃势大,我大唐经过安史之乱和北方大乱元气大伤,和吐蕃和解是上策。”于是请论颊热与其一起回长安向德宗请和。

三年正月,燧军还太原。燧与论颊热俱入朝,马燧盛言:“蕃情可保,请许其盟。”在张延赏的怂恿下,德宗然之。令崔翰入蕃报尚结赞。

马燧既入朝,尚结赞遽自鸣沙还蕃,对赞普说:“大功告成,马燧对我们深信不疑,取长安近在咫尺。”赞普大喜。崔翰来到吐蕃,尚结赞对崔翰说:"清水之会,同盟人少,是以和好轻慢不成;今蕃相及元帅已下凡二十一人赴盟,你们灵州节度使杜希全、泾原节度使李观皆和善守信,境外重之,此时须请预盟。"崔翰说:“约盟于清水,且先归我盐、夏二州。”尚结赞说:"清水非吉地,请会盟于原州土梨树。"崔翰不能定夺,说:“我要回去请示吾皇。”

一个月后,崔翰归到长安,备奏其事,神策将马有麟奏说:"土梨树地多险,恐蕃军隐伏不利,不如于平凉,其地坦平,且近泾州,就之为便。"德宗批准,双方乃定盟于平凉川。

初,尚结赞请李观、杜希全预盟,欲执之,径犯京师。德宗诏报之说:"杜希全职在灵州,不可出境,李观又已改官;今遣侍中浑瑊充盟会使。"尚结赞大喜。五月,浑瑊自咸阳入朝,德宗授浑瑊平凉盟会使,兵部尚书崔汉衡副之,司勋郎中郑叔矩为判官。浑瑊统兵二万,德宗又诏华州节度使骆元光以本镇兵从瑊。

十五日,浑瑊与尚结赞会平凉。初,双方约以兵三千列于坛之东西,散手四百人至坛下,各遣游军相觇伺。是时,蕃军精骑数万列于坛西,蕃之游军贯穿唐军之中。浑瑊令骁将梁奉贞率六十骑为游军,梁奉贞才至坛所,为蕃军所执。浑瑊全然不知,尚结赞对浑瑊说:"请侍中已下具下衣冠剑珮。"浑瑊把佩剑交给下人,与监军宋凤朝、崔汉衡等入幕次,坦无他虑。尚结赞命伐鼓三通,其众呼噪而至。浑瑊大惊,遽出自幕后,偶得他马,跨而奔驰,吐蕃追骑云合,流矢雨集,浑瑊左右跳奔,敌军的箭伤不到浑瑊。瑊将辛荣以数百人入据北阜,与敌人血战,追骑方止,浑瑊仅得免,辛荣兵尽矢穷,力屈而降。监军宋凤朝、判官郑弇,为追兵所杀;崔汉衡、中官俱文珍、刘延、李清朝,汉衡判官郑叔矩、瑊判官路泌、袁同直,大将军扶余准、马宁、神策将孟日华、李至言、乐演明、范澄、马弇等六十余人,皆陷于贼。

尚结赞至原州,列坐帐中,召陷蕃唐将吏骂之,因怒浑瑊,说:"武功之捷,吐蕃之力,浑瑊许以泾州、灵州相报,竟食其言,负我深矣,举国同怨。本劫是盟,志在擒瑊。吾已为金枷待瑊,将献赞普;既已失之,虚致君等何为?"乃放俱文珍、马宁、马弇归朝。

德宗听闻会盟被伏击,朝廷众多大臣被虏,大怒,夺马燧兵权,罢免其河东节度使之职,七月,浑瑊自奉天入朝,素服待罪,德宗诏释之而后见,浑瑊见到德宗,痛哭流涕。德宗扶起浑瑊说:“这不是你的过失,朕和其他人也有责任。”

尚结赞平凉得手后,入寇京畿,浑瑊镇奉天,与马燧、刘玄、李抱真互为支援,大破尚结赞,尚结赞的残兵败将狼狈奔回吐蕃。德宗加浑瑊检校司徒,兼中书令,诸使、副元帅如故。以马燧守司徒,兼侍中、北平王如故,仍赐妓乐。

李晟闲居在家,教李愬兵法骑射,李晟对李愬说:“天下还不太平,你以后要忠君报国,奋勇杀敌。”说完去世。李愬大哭,其大哥李愿连忙向德宗报殤,德宗正在批奏章,听到李晟去世,大惊,手中的笔突然掉地上。明日,德宗亲临李府吊祭,废朝五日,并为李晟举行了隆重的葬礼,追赠太师。

李愬和七哥李宪在墓边搭棚住着守孝,唐德宗李适怕会让他们伤身而不让,下诏命他们回家。过了一夜,李愬光着脚又去了,德宗知道不能改变他的意愿,就允许他服满丧期。

李晟刚去世,马燧在延英殿被召见。德宗因马燧有足疾,不要他去朝拜;马燧初冬拜见,不拜就座。德宗对马燧说:“从前你和李晟一起来,现在只见到你了,朕不免觉得难过。”说完哽咽。马燧说:“生老病死乃人生之循环,每个人都逃不掉。”马燧和德宗拉了一会家常后,就告辞。退出时,脚不舒服,马燧倒在地上,德宗亲自扶他起来,送到台阶边,马燧叩头哭着谢恩。回到府邸后,马燧多次奏本请求回乡养老,免去侍中职,德宗特下诏不让。

天下大体安定,李抱真就大规模建设楼台、挖掘池塘来消遣。晚年又相信道士,想长生不死。有位叫孙季长的道士,为李抱真炼金丹,欺骗李抱真说:“服了可以成仙。”李抱真就任命孙季长为幕僚。

李抱真多次对部将说:“这金丹秦始皇、汉武帝都没得到,只有我碰到了,今后我要去朝拜天上上清宫,不能再和诸位在一起了。”晚上,李抱真又梦见自己骑鹤升天,醒来后就命人雕刻一只木鹤,自己穿上道士衣裳练习骑坐木鹤。下人个个捂嘴偷笑。

李抱真一共服了两万粒金丹,肚子发硬得吃不下东西,差点死去,不省人事有好几天。道士牛洞玄用猪油谷漆泻肚子,把金丹几乎都泻光了,病情才略有好转。牛洞玄对李抱真说:“人长生不死是因为其为国家、民族建立不朽功业,晚年修身养性,清心寡欲,这样才会延年益寿。”孙季长训斥牛洞玄说:“差点就要成仙了,为什么要放弃呢!”于是李抱真又加服了三千粒金丹,结果不一会就去世了,时为贞元十年六月一日,李抱真享年六十二岁。李抱真的儿子一刀将孙季长砍了,向朝廷报丧,德宗为其辍朝三日,赠太保。

贞元十一年八月十七日,马燧于长安安邑里的私宅中病逝,享年七十岁。德宗听闻马燧去世,大哭说:“大唐英才,一年去一个,谁来陪朕终老?看了朕真的成为孤家寡人了!”于是为马燧辍朝四日,下诏命京兆尹韩皋监护丧事,嗣吴王李献任吊祭赠赗使,追赠马燧太尉,赐谥号“庄武”。

评论